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技能高考分数线 > 白鹤滩电站:用中国水利水电人的情怀铸造大国

白鹤滩电站:用中国水利水电人的情怀铸造大国

时间:2019-01-21 15:47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103

  编者按:在白鹤滩水电站右岸地下厂房历时近4年的开挖支护施工过程中,中国能建葛洲坝集团三峡建设公司白鹤滩施工局已获得省部级以上工法5项,专利53项,发表论文40余篇。

  “通过党建引领,我们以问题为导向进行科技创新,全面破解了白鹤滩水电站右岸的开挖支护‘世界第一’的技术难题。”中国能建葛洲坝三峡建设公司白鹤滩施工局局长龚世柒说。

  在川滇交界的金沙江畔,有一群身着红色工装的中国水利水电人,常年与大山作邻、于江水为伴。用传承与坚守是精神努力工作、刻苦攻关,通过四年多的辛勤劳作和智慧,一个传世精品的大国工程——白鹤滩水电站初见雏形。

  一年中,只有一个月时间可以和家人团聚,但这群人在工作中一丝不苟。从70后到95后,他们都揣着同样的梦想,用工匠精神铸造大国工程。

  自始至终,无怨无悔、默默奉献。

  追梦:筑造白鹤滩传世精品的工匠精神

  “既然是世界第一大的难度,那么意味着非常严的行业标准,甚至比国际标准还严。”龚世柒说,我们葛洲坝人要总结提升的,要传给下一代是我们对中国水电事业更深的情怀,所以让大家找到一个“家”的感觉尤为重要。

  让职工找到家的感觉,融入到这个大家庭,施工局党委颇花了一些心思。

  “从健身房、卡拉OK室等职工文娱活动中心,从组织篮球、羽毛球、乒乓球赛到职工书屋,我们通过精神引领,进一步丰富职工及民技工群众业余文化生活,进一步满足职工及民技工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葛洲坝集团白鹤滩施工局党委书记杨宏介绍说。

  白鹤滩施工局通过一系列党建活动的开展,不仅统一了思想,更强化了各级管理作业人员的国家工程意识、责任担当意识,通过对工艺细节的精益求精,更从小处耕耘出筑造白鹤滩传世精品的工匠精神。

  对于白鹤滩水电站的“重量”,作为“领头羊”的龚世柒这样认为:白鹤滩是水电建设者的追梦,多臂钻机的轰鸣和凿穿的一条一条导流洞甚至高高的塔吊举起长臂,正彰显着青春的活力。

  环保:“哪怕是机械维修的费油都要回收”

  怎样干好环境督查工作?现任白鹤滩施工局安全环境保障部部长的吴正茂,他有自己的一套“笨办法”,就是不停地到施工现场“勤转”“紧盯”。

  “在环境方面,我的工作就是不放过一滴废油。”吴正茂这样总结道。偌大的右岸地下厂房工程,他每天最少要转上个两三圈,光一圈转下来就是三四个小时。

  白鹤滩作为国家重点清洁能源工程,肩负着修复长江流域生态环境、推动长江大保护的重大责任。作为工程建设主力军,施工局党委深入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号召全员在项目建设中始终坚持尊重、顺应、保护自然的原则,严格遵守环保法规,积极履行环保责任,应用最先进的环保理念和技术手段建设绿色美丽白鹤滩。

  在大型地下洞室开挖支护阶段,为减少粉尘污染,消除洞内污浊空气,施工局联合业主及国内知名院校积极开展科研攻关,引进进口高效节能风机抽取洞外新鲜空气至洞内,同时研究实施现场喷雾降尘与洒水车配合洒水降尘等举措,彻底改善了现场作业条件。在节能环保方面,创新建立灌浆污水处理系统,团员青年充分发挥志愿者服务作用,积极参与工区义务植树、绿色植物置换、地球一小时等各项环保公益活动。在落实施工废油处理工作方面,完善废油收集设施,建立废油收集台账和危险废物转移申报制度,全方位堵塞废油污染漏洞。

  传承:“葛三代”已经唱响主角

  从葛洲坝、三峡、隔河岩、水布垭、溪洛渡到如今的白鹤滩……全国远近闻名的大型水电站都留下了葛洲坝几代人的足迹。葛洲坝水电站和三峡水电站是葛洲坝集团水电人的“葛一代”的主战场和“葛二代”的起点。而白鹤滩水电站则是“葛三代”的起点。

  “有了对大工程的真正的敬畏感,才能把大工程做好”。对中国能建葛洲坝施工局局长龚世柒这个“葛二代”而言,对水利水电是一种难以割舍的情节,05年到16年国家对水利大开发时,让葛二代找到了自己的战场,如今全力以赴将白鹤滩水电站建设成为世界一流精品工程是历史赋予全体工程参建者的责任和使,同时更是一种传承。

  “12号机窝在18日浇筑,塔体24号单元浇筑在明日完成。”每天的例会上,葛洲坝施工局金属结构监管部的任南宇就工程进度信口拈来,从掌控每一个施工点的施工进度到每一个小部件的质量监控,任南宇在其随身携带的小本本上都逐一记下,俨然一个“老手”。

  作为95后,也是“葛三代”的任南宇,他来到工地已经有一年多时间,从不适应到完全融入,从懵懵懂懂到成为中间力量,他紧跟父辈的脚步,用自己行动阐释自己的水电情节。在他看来,从父母那代的组织环境,有信仰,能把人的家庭观念融入进去,形成一种社会环境,生活和工作的环境,现在要形成这种环境就必须从基层做起。

  “刚来的时候确实有点后悔,这里除了茫茫的大山和迷宫一样的地下洞室群,没有星巴克,也没有网咖,可以说一点城市的影子都没有。”任南宇回忆说,在父辈的引领下,逐渐对白鹤滩水电站这个超级工程有了“感情”,“看到水电站逐渐成型,心中那种自豪感油然而生,自己也在施工局找到了‘家’的感觉”。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