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技能高考计算机题库 > 武汉洪山城中村改造频现违规:手续不全暴力拆

武汉洪山城中村改造频现违规:手续不全暴力拆

时间:2019-01-21 16:39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72

  事前无通知,一位老太太险些命丧楼中;十多台轿车被人为砸毁,其中不乏保时捷、路虎等豪华车辆,损失数千万……这是2016年2月5日上午,武汉市洪山区板桥村进行城中村改造时发生的暴力强拆事件。据调查,除了暴力强拆外,此次拆迁也并未发布正式的拆迁公告、未获拆迁许可证,而土地出让也存瑕疵。

  暴力拆迁遭质疑

  在2月5日的强拆中,位于板桥村的凌志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简称“凌志公司”)、武汉爱乐音乐学校、武汉博艺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武汉子墨艺术学校、湖北名优高级厨师学校等均遭遇强拆。其中,凌志公司受损失最严重。凌志公司负责人表示,当天参与拆迁的人均是年轻人,拿着洋镐把和鱼叉。

  “强拆时我还在宿舍大楼里,忽然听到外面传来打砸声,很多陌生男人拿着攻击性的武器,见人打人,见车砸车。随后有人闯入宿舍大楼,我被几个人抓住了,让我把身上的和包里的东西都掏出来,然后他们把我的手机和7000多元现金拿走了。临走的时候,还让我跪在地上。”事发时凌志公司员工胡莉苑在现场,提起当时被抢的经过,她至今仍心有余悸。

  有围观群众偷拍的视频显示,当时的确有许多年轻人持凶器进入现场,各种谩骂和恐吓声此起彼伏。当天还有5台挖掘机进行了拆迁作业,院内20多栋楼被拆掉3栋,剩余楼房玻璃全部被砸。

  “2月3日,我们学校就放假了。2月5日,我突然接到电话,说学校被拆了,拆迁的时候并没有下通知。”子墨艺术学校校长张明安表示,学校里面的钢琴等教学设备都没来得及搬出来,门口的别克车也被砸了,300多个学生至今无处就学,在拆迁时由于未接到通知,两个老人和三个孩子险些被埋入其中,一位老太太受到惊吓而昏迷,被诊断为脑溢血,至今躺在医院。

  谁在暴力拆迁?

  “洪山区政府进行暴力拆迁,胡搞乱来,弄下了烂摊子成为社会不稳定因素,来我们这报案、上访的络绎不绝。”提起板桥村的拆迁,记者在洪山区公安分局采访时,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相关负责人如此表示。

  蹊跷的是,至今凌志公司、子墨艺术学校都不知道当时的拆迁方是谁,各方对拆迁方讳莫如深。“我们报案,公安局说是政府行为,让我们找政府;政府说是刑事案件,应找公安机关。”张明安向记者表示。至于拆迁主体,武汉市洪山区洪山街办事处城改办主任池刚向记者表示,拆迁是板桥村负责。

  随着近几年武汉市三环线内城中村改造的集中推进,南湖周边可出让地块越来越少。板桥村区位优势明显,板桥村临近京广、京九铁路线,北侧为湖北工业大学,东侧是保利心语楼盘,东南侧为汤逊湖,两条轨道交通正在规划建设,绝佳的区位优势让板桥村地块成为开发商眼中的肥肉。

  武汉市洪山区城乡统筹发展局官方网站的公告显示,2015年12月25日,洪山街板桥村在市土地交易中心完成土地交易挂牌公告,净用地面积约13.97公顷,由两宗地块组成,都是纯居住用地,改造成本约11.5亿元。其中P(2015)182号地块净地面积5.79万平方米,起拍价4.5亿元,起拍楼面价每平方米2588元;P(2015)183号地块净用地面积约8.18万平方米,最大建筑面积约26.99万平方米。该地块起拍价6.986亿元,起拍楼面地价每平方米2588元。目前这两个地块周边项目的房价直奔万元。2016年1月27日,武汉东原睿丰投资有限公司以底价摘牌。记者从武汉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门户网站上查得,该公司主要投资人是重庆东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公开信息显示,重庆东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是重庆市迪马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代码600565)全资子公司。

  如此优质的地块竟被底价摘牌,招拍挂是否是走过场,当时有哪些公司投标、报价如何?针对这些问题,记者发函给洪山街办事处,截至发稿,记者未收到回复。

  值得注意的是,实施拆迁的时间是2016年2月5日,土地摘牌的时间是1月27日,也就是说该块土地招拍挂时还是“毛地”,而这属于严重违规。专家表示,“毛地”出让是指地上存在需要拆除的建筑物、构筑物等设施的土地,政府出让土地时尚未完成国有土地使用权收回和拆迁补偿工作;“净地”出让指已经完成拆除平整,不存在需要拆除的建筑物、构筑物等设施的土地,政府已经完成了出让前的土地使用权收回和拆迁补偿工作。国土资源部于2012年修订后的《闲置土地处置办法》明确要求,政府出让的土地必须是“净地”,“毛地”出让被严格禁止。

  拆迁手续是否齐全?

  “现在双方还在谈拆迁补偿。”池刚表示。记者再三询问拆迁补偿没谈妥可以进行拆迁吗?池刚避而不答。

  根据国务院颁布的《城市拆迁管理条例》规定,拆迁房屋的单位取得房屋拆迁许可证后,方可实施拆迁。房屋拆迁管理部门在发放房屋拆迁许可证的同时,应当将房屋拆迁许可证中载明的拆迁人、拆迁范围、拆迁期限等事项,以房屋拆迁公告的形式予以公布。据记者了解,此次拆迁在未下拆迁通知,被拆迁方的人财物未来得及转移的情况下就遭打、砸、抢。

  按照《城市拆迁管理条例》的规定,申请领取房屋拆迁许可证的,应当向房屋所在地的市、县人民政府房屋拆迁管理部门提交“建设项目批准文件、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国有土地使用权批准文件、拆迁计划和拆迁方案”等材料。知情人士表示,拆迁方不可能有拆迁许可证,因为他们当时根本没有这些材料。

  与此相印证的是,2016年3月3日,重庆市迪马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下属公司于近日才取得武汉市国土资源和规划局下发的正式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成交确认书(武土交确字【2015】第192-1号,武土交确字【2015】第193-1号),并将按照成交确认书的要求在规定时间内与武汉市国土资源和规划局签订《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等系列文件。

  上述知情人士表示,一直都未看到正式的拆迁公告,在2月5日进行强拆后,才有人在院内张贴拆迁公告,内容只有“院内拆迁,请院内人员将贵重物品尽快搬离”。该公告落款为“拆迁办”,但未标明是哪一级拆迁办,未加盖公章,落款时间也是2月5日。

  记者要求洪山区洪山街道提供板桥村拆迁的相关手续,池刚只是声称手续齐全,但是一直也未出示相关手续。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