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技能高考计算机题库 > 乾隆四宿大泊方渎桥

乾隆四宿大泊方渎桥

时间:2019-01-22 10:52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71

  ■ 卢 政

  爱新觉罗·弘历(1711—1799),是雍正帝第四子,史称乾隆,曾六次到江南巡游,十二次过丹阳,次次歇脚住宿,其中四次住方渎桥,八次住三义阁,累计在丹阳的时间达二十四天,是历史上来丹阳巡视次数最多的皇帝。

  乾隆南巡到丹阳,不仅催编出一部《乾隆丹阳县志》,还留下了十七首诗歌。其中有一首《自无锡放舟过丹阳驻跸方渎桥之作》,将方渎桥一名留在了中华文学宝库中,世代相传。可以说,乾隆是历代名人来丹阳留诗最多的一位。

  弘历首次南巡,是乾隆十六年(1751),他41岁,这年也是其母亲六旬万寿之年。春节刚过,乾隆就在初二下诏“巡行江浙”,并免安徽,江苏,浙江等省积欠地丁。正月十三,正式奉皇太后南巡,车驾发京师,沿大运河南进。

  二月十六号,渡江、驻跸金山江天寺行宫。次日幸镇江焦山。下午启船往丹阳,御舟过丹徒,穿新丰,越定山湾,进入丹阳境内,天色已晚,驻宿方渎桥。

  这个方渎桥是何去处呢?

  方渎是大泊乡的一条自然河流,西起大运河,东经石潭村向北弯曲,通往丹徒黄墟、马迹山方向。

  《乾隆丹阳县志》卷四:“方渎桥,在县东北十八里槽渠东岸,宋皇间里人徐福成建,明永乐初县吏孔忠重建。”可见方渎桥始建于宋代。该桥位于今大泊晓星村西南方渎河河口上。方渎桥东北不远处就有远近闻名的云阳八景之一“石潭秋月”。

  从方渎桥南行二里许,就到了练湖。次日一早,御舟南行稍许,就在西岸边暂停,乾隆上岸来欣赏练湖风景。

  时值初春,漫步在练湖长堤上,乾隆一边听随从官员介绍丹阳情况,一边欣赏练湖的景色,不由得诗情触发,吟诗一首:

  练影渟泓绿水春,

  长堤十里净无尘。

  中郎品藻称渊注,

  此语还当出此人。

  此诗描绘了练湖初春的景色,借练影、绿水、长堤等特征性景物,巧用《世说新语》中的典故,赞美了练湖风景,又道出他希望贤才出现,治理湖水,造福地方的强烈愿望。诗题为《练湖》。

  看了练湖,再上船南行八里,到观音山,在升平桥码头登岸,乾隆改乘战马,巡视丹阳古城。在这里,乾隆除了领略曲阿风情外,还办了三件政务,直到下午才离开丹阳。御舟从东门外的三义阁起航,继续南进,过陵口,经吕城,穿奔牛,天黑驻跸叶家村。这里离奔牛镇只有五里。此后一行继续南行,三月初一到杭州,初七到达绍兴府,初八祭禹陵。初九,奉皇太后回銮。

  三月二十号,御舟到达常州,住叶家村。二十一号大清早,御舟起航,经奔牛、吕城、再次来丹阳,乾隆照例上岸巡视了一番,但没住丹阳城,而是登舟北进,驻跸方渎桥。这是他第二次夜宿方渎桥。

  第二次在丹阳,乾隆还办了六件政事,其中一件是对江西、四川的一些官员升赏处分。对卓异官十名升赏,对不谨官、年老官、有疾官、才力不及官、浮躁官、软官三十三名降级或罢免。这体现出他治官的严肃性。

  二十二号,御舟从方渎桥起航北行,经新丰,丹徒,到京口,驻跸金山江天寺行宫。此后又西巡江宁府,再回京口,渡江北归。五月初四回到京师。

  乾隆第三次来方渎桥,是乾隆二十二年(1757)第二次南巡途中,与上次间隔了六年,已47岁。正月十一日,车驾发京师,皇太后同行。

  二月十三日,渡江到镇江,驻金山寺行宫。

  十四日,降旨奖赏沿途进献诗赋书画人员缎疋。下午御舟继续南进,过新丰,到小辛,舟泊方渎桥夜宿。乾隆故地重游,当然没有陌生感。

  来日,乾隆从方渎桥南行二里,停舻登上西岸,再次到达练湖景区巡察。时隔六年了,又见练湖美景,想起当年爷爷康熙帝恢复练湖的壮举,感慨多多,作诗一首,诗曰:

  曲阿后湖古所闻,

  波光如练漪沄沄。

  中郎品鉴得神韵,

  光禄擒藻多清芬。

  七十二流皆汇此,

  筑堤之后事纷矣。

  济运利田胥赖之,

  闸达修置宁听毁?

  停舻试望有所思,

  岂容易言制复始。

  这首诗词句清丽,意境深远,堪称佳作。前两句赞美练湖历史悠久,风光秀美。后面“七十二流皆汇此”,道出了练湖的源头。“筑堤之后事纷矣”,写唐代筑堤以来,侵占湖面之事不断发生,拓湖与垦地之争从没停息过。后面“停舻试望有所思”,思什么呢?思练湖关系国计民生也!民谚曰:“湖水放一寸,河水涨一尺。”练湖有接济运河、灌溉农田双重功用,所以,“闸修置宁听毁?”练湖是不能废毁的。但是,历经沧桑变迁,到清代湖面已经大为缩小,再想恢复唐代的浩瀚原貌,又谈何容易?诗中表达了乾隆的无奈。

  看了练湖,御舟继续南行,在升平桥码头登岸,他策马揽辔,巡视丹阳城。先入城西的望京门,再出城东的永和门,来到了转河边的三义阁。城内这段路程,御舟沿运河过来有八里,而陆路是六里。

  这个三义阁又叫城霞阁,是一座著名的建筑,乾隆第一次南巡曾为之书匾“曲阿胜景”。

  查《乾隆丹阳县志》卷十一,称:“三义阁,尹公桥东,明天启二年建。崇祯二年额名‘三义阁’,六年建文峰塔。国朝顺治年间倾圮,重修。康熙、雍正间重修。乾隆庚午年重修。”说明此阁是明代天启二年始建,已历多次兴毁,在乾隆十五年又重修过一次,显然地方官是准备乾隆第一次南巡所用的,可惜前两次都没入住。

  乾隆游览宝塔湾,登上三义阁小憩,凭栏远眺,逸兴遄飞,丹阳风光一览无余,写诗二首:

  《登城霞阁二首》(自注:董其昌题,俗名三义阁)

  其一:

  揽辔丹阳县,观风度巷衢。

  每因谷米价,惟是廑民劬。

  阁绮重登级,城霞向入图。

  遗风仰三义,胜槩览全吴。

  后乐先忧意,同声众口呼。

  转旋赖洪造,元气幸差苏。

  其二:

  层甍控川口,来往实通衢。

  尸祝今犹盛,三分昔已劬。

  牛黄叶住谶,龙卧赞良图。

  北伐应先魏,东连暂缓吴。

  何当禅勿肯,若可董闻呼。

  蔚起赤城色,题薝笔是苏。

  此诗读来,似乎见到乾隆帝骑着马,徐徐行走在古城街巷中浏览风俗民情,最后登上城霞阁观光的情景。诗中“揽辔丹阳县,观风度巷衢。”,“阁绮重登级,城霞向入图。”后来成了邑人的美谈。

  下午,御舟离开丹阳南进,一路过陵口、吕城、奔牛,驻跸叶家村。

  二十七日,到达杭州。在杭州玩了七天。三月初一,有感于练湖的被垦现状,乾隆命令占垦西湖者清出,归田为湖。

  初六奉皇太后自杭州回銮。三月十二日,驻跸无锡迎龙桥。次日一早,启碇北进,适值一路顺风,乾隆兴起,命舟工扬帆疾驶,“安福舻”独自前行,转眼间,过常州,穿吕城,进入丹阳运河段,已将大批随从远远抛在后面。到了丹阳城,没歇脚,穿城而过,又行十八里,天色已晚,驻跸方渎桥。这是乾隆第四次在此歇脚了。屈指一算,行程已有一百三十里,创下了南巡日行水程最高记录。

  乾隆余兴犹酣,诗兴大发,信手拈笔,作诗一首,题为《自无锡放舟过丹阳驻跸方渎桥之作》诗云:

  迴銮将幸徐,金陵应必至。

  六朝文物邦,访古吾素志。

  宁无数日留,复恐归期滞。

  无以每赶程,原非为游意。

  今朝遇顺风,早停颇无事。

  宣传驻方渎,一百卅里地。

  毗陵及曲阿,瞬息度次第。

  众舟多不及,中途瞠乎弃。

  乃悟有快心,即有不如意。

  从诗中可知,他到南徐州(镇江)后,还得到金陵一走。虽然丹阳是文物之邦,集旧访古更是爱好,可时间太有限了,宁可在此少玩几日,也不能将归期拖滞。

  十四日,御舟从方渎桥继续北行,过新丰,经丹徒,到京口,驻跸金山寺行宫。

  此后又西巡江宁府,直到三月二十二号才从京口渡江往扬州,沿运河北归。一路过洪泽湖、徐州府,峄山孟庙,泰安府,崮山,德州,涿州。四月二十六号回至圆明园。

  五年后乾隆第三次南巡,经过方渎桥时没有驻跸,而是泊舟丹阳城东的转河边,住城霞阁行宫。以后的历次南巡来回过丹阳,均住此,凡八次。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