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技能高考计算机题库 > 山西作家谈自己的四次高考 排名从倒数到第三

山西作家谈自己的四次高考 排名从倒数到第三

时间:2019-09-28 19:59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135

  宁志荣,山西万荣里望村人,著名诗人、省作家协会委员,曾在山西人民出版社、山西能源产业集团工作,现为山西晋能集团新闻中心副主任,著有《北风的记忆》《心想事成》《启示录》等,2017年推出新作《薛瑄传》。

  对于农村青年来说,那个年代的高考,几乎是唯一跳出“农门”的机会。为圆自己的大学梦,宁志荣从1980年起连续4次参加高考,终于1983年考入山西大学。人生是一种体验,连续4次参加高考是啥滋味?从农村到城市,从失败到成功,前行的路上他历经挫折,然而对梦想的执着以及家人无怨无悔的支山西作家谈自己的四次高考 排名从倒数到第三持,支撑着他一路走过来,其中的酸甜苦辣唯有亲历者才有切身体会。

  我1977年初上的村办高中,也是在这一年有了笔名。语文老师马黄河讲课时,吟诗道:“少年心事当拿云。”我于是起了笔名拿云,借以明志。1年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因为底子差,父亲便把我带到他执教的河津庄头初中补课,6月重新参加了中考。同学们大多进了万荣中学,我考入了里望中学。

  上高中没有别的想法,直奔着高考去的。我给自己定了3条规定——不说闲话,不做闲事,不操闲心。我每天早上5点多起床到校,晚上10点多下自习。英语单词写在手心手背上,回家的路上顺便记。那时,一门心思就是学习,晚上下了自习已经10点多了,同村的女生叫我和她顺路一起回家,我迈着步子快步一个人跑了。现在想起来还好笑。

  文理分科时,我选择了理科。那时有句话,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而且差等生才学文科呢。高一时的班主任王利民曾建议我学文科,我想也没想就回绝了。

  两年时间转瞬就过去了,我1980年7月参加高考。眼巴巴地盼望高考结果,可是,我以十几分之差落榜了。父母得知后,倒没有指责我,可我知道他们心里不好受。父母在村里是文化人,父亲曾经担任过校长,母亲也担任过老师。

  很快9月了,我重整旗鼓,去里望中学上复习班,再次向高考冲刺。里望中学虽是乡镇中学,但有几个好老师如语文老师贾浩民、王利民,物理老师畅龙秀,数学老师史纪有等等。每年的高考成绩还不错。

  学习还是一如既往的紧张。我晚上下了自习,回到家继续学习,不知不觉就学到了深夜十一二点。哥哥为了我学习方便,从商店里买了那时罕见的台灯。母亲晚上陪我熬夜,早上按时催促我起床。那一声声呼唤,多少年后还回荡在耳旁。那是对我的督促,也是希望的召唤。

  为了我考大学,家里什么农活都不让我干。一个冬天,寒风呼啸、尘土弥漫,我中午放学回到家。听见门响,只见父亲围着围巾,戴着棉手套,下地回来了。山西作家谈自己的四次高考 排名从倒数到第三他脸冻得通红通红的,身上满是尘土,向母亲诉说推着平车上不去坡,在寒风中等了半天,才有人帮忙把车子推上坡。我顿时心里很难受,父亲已经年过花甲,腿脚也不方便。为了我和弟弟的学习,他一个人扛起了全家5口人的责任田。如今我想起了还内疚不已。

  可是,我第二次高考又落选了。

  村里人的议论很多。连本家的亲戚也责备父母说,让两个老人受死苦,放着小伙子上学,却年年落榜。这些话传到耳边,我又是羞愧,又是无奈。哥哥说,村里学校差,那不然到运城中学上复习班吧。他找关系联系好学校,我离开了熟悉的村庄,背着铺盖到了运城。

  运城中学是当地的名校,我上的是理三班,每天上课黑压压一片,有100多个学生吧。学习自然还是十分刻苦,可以说日以继夜、废寝忘食。

  春节回到家里,父母问我的学习,我说今年没问题。第三次高考结束后,我在运城等待录取结果。谁知,我又落榜了!那天晚上,我郁闷不已,不知不觉来到了运城的火车道旁,一个人坐在那里,很久很久。只见灯光下闪亮的铁轨伸向远方,不知通向哪个城市。我望着茫茫夜色,孤零零的,突然感到了人生的虚无。哥哥四处找不到我,吓坏了。

  3次落榜,我让父母失望了。别说抱怨和责备,他们连一句重话都没对我说过。可我能感受到他们的千钧压力,知道别人是怎么笑话的。路漫漫其修远兮。我苦苦思考,甚至怀疑,自己是上大学的料吗?一辈子守在农村,还是继续高考?

  南征北战,高考的道路崎岖不平。里望不行,运城不行,那就去万荣中学吧。一个细雨纷纷的日子,年迈的父亲推着用了二十几年的破旧自行车,后面带着被褥,送我到十几里外的县城上复习班。坡陡路滑,秋雨如愁如丝,绵绵不绝,恰是我当时的心情。

  我去万荣中学上了复习班。1个多月后,我突然萌生了转文科的念头。因为,第一次高考离录取线十几分,第三次差50多分,也许考理科不适合我。当时,理科转文科很难,托亲戚不管用,我于是写了一篇文章《我为什么要转文科》,偷偷塞进教导主任冯老师的门内。真是天无绝人之路,过了几天,冯老师派人找我谈话,把我插入了文科应届班。这时离高考已不足9个月了。

  我不管不顾,一门心思学习。三更灯火五更鸡,夜点明灯下苦工,发誓这次一定考上大学,实现梦想。可是,不久后的期中考试,就给了我迎头痛击,我成绩排名倒数。那时,学校生活艰苦,主食顿顿馒头,菜是母亲带的咸韭菜,喝的玉米糊糊,碗底有一层沙子。集体宿舍是大通铺,土炕上一溜睡十几个人。冬天北风吹破了窗纸,寒气袭人,没有暖气没有炉子,只有挤着取暖。我拼命地学习,下自习后教室上锁了,我从窗户翻进去点灯学习。操场上、墙根下、大树旁,都留下我学习的身影。后来学校组织高考预选,两个文科班我竟然排名第三。

  很快就高考了。第一天考语文时,我突然流鼻血,滴到了试卷上。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坚持把试卷写完。3天的考试结束了,我感觉还可以。

  8月的一天,我和母亲正在埝里锄棉花地。临近黄昏,晚霞如画,虽然腰酸背痛,还得继续干。突然,听到父亲的声音。抬头一看,父亲蹒跚走到地里,高兴地说:“二娃考上大学了!”母亲一听高兴极了,说:“回家,不干活了,明天再锄地!”我和父母回了家,急忙到邮局拿上通知书。

  我终生伤心的是,在我考上大学的第二年,父亲就去了另一个世界,没看到我大学毕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