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技能高考咨询 > 课程论文抄袭成风?是时候开设写作课了

课程论文抄袭成风?是时候开设写作课了

时间:2018-12-14 16:01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65

  全文3726字,预计阅读6分钟

  逻辑思维能力差、完全不会写学术论文、连摘要都写不好、规范语言不会用、全是网络口语......在大学生写作表达能力普遍欠缺的当下,开设大学写作课程的呼声越来越高。

  

  对于大学生而言,写作应是一项基本技能,是每个人都应该掌握的本领,不应成为所谓的“资本”和高级能力。可现实却是,很多大学生已经丧失或正在丧失这一基本技能。

  “逻辑思维能力差”、“完全不会写学术论文”、“连摘要都写不好”、“规范语言不会用、全是网络口语”等问题在当下高校学生的论文中已经屡见不鲜。

  今年10月,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2名大学生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76.4%的受访者周围存在抄袭课程论文的情况,64.0%受访者认为大学生抄袭论文是因为缺乏知识积累和研究能力。

  经历过12年基础语文教育和高考作文历练的学生进入大学之后,写作能力为何不进反退?88.0%受访者希望大学开设论文写作课程,但写作课程能否拯救大学生的写作能力?

  01

  大学生写作能力低下的原因

  上述调查表明,多数大学生存在写作障碍,在面临写作任务时“不知怎么写”,从而导致抄袭论文成为当下大学课程的一个普遍现象。其背后的原因何在?

  首先,这与学生自身的态度和能力有关。

  虽然有80%以上的学生能够认识到掌握写作能力的必要,希望大学开设论文写作课程,但学生自身写作的主动性和积极性却远不如此。在完成作业、准备考试的压力面前,他们很少主动地进行一些相关的阅读与训练。

  经历了高考的大学生大都学会了一套“三段论”的写作模式,而这种模式经过时间的磨砺极易内化为一种思维禁锢,就导致了学生在面临较为复杂的写作任务时,往往不知如何动笔了。不愿花费时间阅读书籍文献、深入分析思考,就想通过复制粘贴完成论文作业,都是这一问题的直接体现。

  其次,随着网络与智能手机的发展普及,大学生已习惯在网络上沟通,难免将网络语言渗透到写作中,导致书面写作也常常会出现口语化表达而缺少规范性。碎片化的网络阅读方式也影响了学生的逻辑思维能力。

  最后,这一现象的形成与大学的课程设置同样关系密切。

  许多高校在人才培养体系中侧重于加强学生对高等专业知识的学习,反而忽视培养学生怎样写好一篇文章、怎样清晰地表达观点等基础性的知识和技能。

  即便有些大学开设了“大学语文”课程,但开课效果也往往并不理想,表现为教师教学刻板僵化,学生也难有学习的热情。

  02

  斯坦福大学培育学生写作能力的经验

  写作能力是一项可以受益终身的能力,从短期来看,写作表达的不足将对大学生的课业成绩、论文质量和平时沟通交流造成负面影响,长远来看,还会影响到他们的综合发展乃至未来求职。

  为了提升学生的写作能力,不少高校纷纷设立大学写作课程,但如何完善写作课程的教学,保障课程质量,仍是当下高校及教师急需思考的问题。

  此时,我们可以看看国外的经验。作为世界著名的研究型大学,斯坦福大学(下称“斯坦福”)在实施通识教育与专业教育的过程中开设了丰富而有个性化的写作课程,并将思维训练贯穿于整个写作教学之中,“培养学生深度阅读、熟练写作、有效交流与批判性思维的能力”。

  写作课程种类丰富、灵活度高、内容多元

  基于《美国大学生优秀写作能力标准》所提出的8种良好思维品质,斯坦福设置了丰富的写作课程,包括写作I(Program in Writing and Rhetoric I)、写作II(Program in Writing and Rhetoric II)和专业写作(Writing in the Major)。

  其中,写作I和写作II均属于通识教育课程内容,为全校统一开设,每学期共开设40门左右;专业写作课则属于专业教育课程内容,由所在院系负责开设。此外,学校还开设高级写作课程,以满足对写作感兴趣的学生的修习需求。

  写作I要求学生在第一学年完成,其课程内容既侧重于学术讨论,如了解作者的立场,明确讨论主题,通过整合有力的证据阐述自己的观点,也强调研究式写作,如通过实验研究,获得基本的数据与资料。

  写作II要求学生在第二学年完成,注重写作与演讲之间的双向转换,以及可视化多媒体在展示中的应用,以进一步提升学生的写作技能与口语表达能力,使其形成个性化的表达风格。

  专业写作则重在培养学生专业的写作技能,掌握不同专业领域的写作规范。

  值得注意的是,学生在其他教育机构所修的写作课程,经教务长办公室批准后,也可以计入写作I或写作II的学分。

  以学生为中心,以任务为取向

  写作能力的培养是一个缓慢的过程,需要反复的练习和有效的教学方式作为保障。

  在斯坦福大学,写作课程的实施以研讨课为主,班级规模很小,通常不超过15人。

  在课堂上,教师以学生活动为中心,通过文本分析、写作任务、小组讨论、课堂工作坊等形式,建构适宜学生主动学习的课堂氛围。

  课堂之外,教师会给学生布置大量的写作任务,并给予严格的指导、修改与反馈。这些写作任务通常形式多样,不仅包括专业性的基础任务,如修辞分析、情境表达、学术研讨、设计研究方案、展示研究结果,还涉及一些实用性极强的非正式任务,如创建博客、实地访谈等。

  学生完成任务的过程也不是孤立、单一的,而是要经历预备练习、形成初稿、同学评价、修改初稿等4个阶段。

  以形成性评价为核心的评价反馈机制

  与国内高校的写作课程相比,斯坦福写作课程的评价方式也极具特色,主要采用同伴评价(Peer Review)、电子档案(Electronic Portfolio)等方法,对学生的学业成绩进行评价。

  其中,电子档案利用网络来记录学生学习过程中的重要事件,代表了学生的成长轨迹,具有重要的反馈意义。学生可以选择部分或者完全公开。由此可以看出,斯坦福的写作课程更加注重形成性的评价,以评促改。

  值得一提的是,斯坦福还设有多个奖项奖励在写作领域取得优异成绩的学生,如布斯奖、兰斯福德奖、霍福尔奖。

  课程监督体系完善、人员构成多样

  斯坦福写作课程除了接受大学写作与交流协会和写作课程管理委员会等校外专业组织的指导外,还受到校内机构的监管,以此形成了内外结合的课程质量保障体系。

  这一体系的监督主体构成多样,不仅有专家、教师,还包括对写作感兴趣的学生,他们可以为改进写作课程提供建议。

  (来源:https://ed.stanford.edu/news/when-students-teach-students-benefits-compound)

  03

  国内高校写作课的探索与尝试

  在我国,大学写作课程方兴未艾,一些高校已经开始或正在进行积极探索。

  清华大学《写作与沟通》

  在今年5月的“清华名师教学讲坛”上,清华大学校长邱勇表示,将在今年秋季入学的2018级新生中开设“写作与沟通”必修课,并计划到2020年,将这门必修课覆盖到所有清华本科生。

  对于这门课程的开课目标,清华大学校长助理、教务处处长、“写作与沟通”课程共同负责人彭刚表示,课程定位为非文学写作,偏向于逻辑性写作或说理写作,一方面是通过严格的小班化教学等课程环节,使每位学生都能够得到个性化的指导和写作沟通能力提升;另一方面,要借助专职教师丰富的学科背景,将写作与沟通课程建设成一门通识课,帮助学生以不同的视角来看待世界、看待问题,同时将写作与沟通能力的提升作为最重要的产出。

  为了开设好这门课程,清华已于7月4日正式成立了“写作与沟通教学中心”,并曾两次派代表参加了普林斯顿大学写作中心新教师的培训。学校目前还已聘请了4位具有不同专业背景的专职教师,面向计算机科学实验班、钱学森力学班、烽火班本科新生以及经管学院、生命学院部分本科新生,开设4个主题的写作与沟通研讨课程。从第9周开始,来自不同院系的教师开始面向全校大一学生开设6个主题的写作与沟通研讨课。

  也就是说,清华正在探索建立以写作与沟通教学中心专职教师为主、院系合作教师为辅,按照统一课程要求展开的写作与沟通系列研讨课程。

  国科大《大学写作》

  早于清华,中国科学院大学(下称“国科大”)在2015年就已开设大学写作课。

  国科大《大学写作》课程划分为5个单元。其中,“问题意识”、“论证分析”、“综合训练”3个单元着重培养学生提出明确的观点以及围绕观点进行合理的分析和论证。

  第四单元“科普写作”侧重于培养科研人才的科普能力。

  而“交流与总结”单元邀请国内外知名的媒体编辑、评论员走进课堂,从自身的工作实践出发,就写作中的问题与学生展开面对面的交流和讨论。

  西安交大《表达与交流》

  自2012年起,西安交通大学为学硕班试点开设“表达与交流”课,侧重于科技论文与学术报告表达。

  西安交通大学电子与信息工程学院院长管晓宏院士表示,这门课的最终目标是面向全体本科生开设60学时的课程,包括30学时的基本语言表达和30学时的科技论文与学术报告表达。

  该课程注重培养学生的基础沟通与文字表达技能,比如在写电子邮件方面,要使用恰当的称谓,内容要简洁明了,落款和身份要清晰,要善于运用原文抄附功能、抄送及不公开抄送功能等。

  04

  小结

  近年来,大学生写作表达能力,特别是逻辑思维和批判性思维能力不足的状况,已经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

  其中,一些高校就不约而同做出开设写作课程以加强学生写作能力的培养的选择。不过,国内高校的写作课程更注重对学生基本写作技能的培养,与斯坦福的同类课程相比,在写作课程设置的种类和灵活度上稍有欠缺。

  在课程实施上,如何加强师生、生生之间的交流与合作,如何完善课程的评价与反馈机制,如何对不同的学生施以有针对性的指导,也仍是摆在课程管理者和建设者面前的现实问题。

  走出开课这一步固然可喜,但想要取得同斯坦福写作课程相似的甚至更好的课程效果,尚需要高校和教师的更多实践和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