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技能高考咨询 > 上面跑汽车,下面行地铁!记者探秘武汉地铁7号

上面跑汽车,下面行地铁!记者探秘武汉地铁7号

时间:2019-01-21 13:04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111

  上面跑汽车,下面行地铁!记者探秘武汉地铁7号

  上面跑汽车,下面行地铁!记者探秘武汉地铁7号

  楚天都市报记者 林永俊 通讯员 袁永华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曲严

  根据武汉市计划,全长30.85公里的武汉地铁7号线一期将于今年底建成试运营。

  作为地铁7号线一期关键节点,三阳路长江隧道是世界上首座公路与轨道交通合建的盾构法隧道,目前越江盾构机正在掘进,建成隧道内上面可跑汽车,下面可行地铁。

  三阳路长江隧道这一“超级工程”进展如何?掘进时如何精确定位?遇到突发情况如何逃生?江底防渗漏、消防情况如何呢?

  对此,今日楚天都市报记者实地踏访,进行揭秘。

  上面跑汽车,下面行地铁!记者探秘武汉地铁7号

  上面跑汽车,下面行地铁!记者探秘武汉地铁7号

  隧道外是冬天内是夏天

  今日上午9时,记者来到位于武昌友谊大道徐家棚处的地铁7号线一期三阳路长江隧道项目部,室内温度不到10度。

  随后,记者一行乘坐工程车,从友谊大道一处匝道处进入,沿途不少工人作业。工程车以20多码的速度行驶6分多钟,随后下车步行前往。步行中,阵阵暖气扑面而来。步行几分钟后,身穿羽绒服的记者额头已开始冒汗。

  放眼望去,整个圆形隧道内部显得极为空旷,脚底下面,供地铁弛行的轨道已见雏形,位于整个隧道的正中间。

  武汉地铁集团7号线三阳路长江隧道二级项目经理倪正茂介绍,该隧道是国内最大直径、世界首条公铁合建的盾构法隧道,主线全长4650米,分为上中下三层:上层为公路隧道的排烟道,中间是轿车通行车道,下层为地铁7号线行车道,两边有逃生通道、电缆廊道等。

  步行了10分钟,抵达越江盾构机处,此时记者背部已冒汗。温度计显示,隧道内气温已达28度。记者注意到,一旁作业的工人均穿了一件薄工装,里面加了一件T恤。

  倪正茂解释,这台超大型盾构机作业时,会产生很多热量,加之隧道很长,因而隧道内温度很高。

  上面跑汽车,下面行地铁!记者探秘武汉地铁7号

  上面跑汽车,下面行地铁!记者探秘武汉地铁7号

  每隔75米有个逃生通道

  完成三阳路长江隧道工程,关键在于盾构机。据介绍,该盾构机长176米,直径达创纪录的15.76米,有五层楼高,从德国进口。记者看到,该盾构机四周有多个千斤顶。

  倪正茂解释,目前盾构机已在汉口长江大堤下40米深处,该盾构机共有28组共56个液压千斤顶,电脑来进行千斤顶压力,来让盾构机向前掘进。

  据悉,作为关键节点,三阳路长江隧道存在始发基坑深、江底穿越难、地层地形陡等几大难点,江底地质条件的复杂性远超想象。据统计,该盾构机更换近3000把刀具,累计花费达到3000万元。同时,定位梢来对盾构机的管片定位可精确在5毫米以内,这样基本消除了江底的渗漏点。

  在隧道边缘,逃生通道也有了雏形。据了解,三阳路长江隧道的逃生通道高2.9米,宽3.2米,可同时容纳两人并排逃生。据悉,隧道内每个75米有一个逃生通道,一共有68个逃生通道,从江底最中间的逃生通道顺着指示标逃至安全地带,有1.3公里长。

  与武汉长江隧道一样,三阳路长江隧道若发生轿车碰撞冒烟起火,隧道内消防系统届时也可自动开启排烟、灭火,确保隧道内安全。

  上面跑汽车,下面行地铁!记者探秘武汉地铁7号

  500多工人春节坚守隧道作业

  武汉地铁7号线一期从园博园北站到野芷湖站,全长30.85公里,设站19座,途经东西湖区、江汉区、硚口区、江岸区、武昌区和洪山区。

  武汉地铁集团相关负责人说,地铁7号线一期计划今年建成通车,时间紧,任务重。为此,今年春节期间,共有500余名工人将坚守在隧道内作业。

  28岁的钱凯正在隧道内指挥。他是江苏无锡人,就职于上海隧道三阳路长江隧道项目部。此前,连续两个春节,他都在这座隧道内作业,而今年春节他又不能回家了。他说,希望隧道早日建成,再回家探望父母。

  为了给工人作业提供良好环境,建设方花费120万元,购买了两台专业的垃圾清扫车,在隧道内清扫除尘。

  记者了解到,截至目前,地铁7号线一期19座站点中,有18座车站的主体结构均已完工。而“硬骨头”三阳路长江隧道左右线两条隧道的盾构均从武昌岸出发往汉口岸掘进,左线隧道即将穿越汉口岸长江大堤堤岸,右线隧道正在汉口沿江大道下方40米深处。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上面跑汽车,下面行地铁!记者探秘武汉地铁7号

  楚天都市报2月12日讯(记者余皓 刘中灿 通讯员刘奕 贺玲 王建军)今年1月5日,楚天都市报与武汉市司法局再度联手,发起“帮农民工讨欠薪”行动。此后一个多月,楚天都市报联手武汉市司法局、江岸区司法局、青山区司法局、武汉市民之家法律援助工作站以及江汉区人力资源局、江汉区劳动监察大队、江岸区劳动监察大队、青山区劳动监察大队,举办了四场“帮农民工讨欠薪”行动。楚天都市报公益律师团百余名公益律师和数十名劳动监察人员,接待了数千名农民工的来访、投诉和电话咨询。据统计,截至今日,楚天都市报联手相关职能部门共为3156名农民工讨回2219万血汗钱。市、区两级法律援助中心为816名农民工提供了法律援助,指定100余名公益律师为这些农民工免费诉讼维权。

  2013年底,楚天都市报首次启动“帮农民工讨欠薪”大型公益活动,连续5年与相关职能部门联手,共为1万余名农民工讨回欠薪8100余万元。

  上面跑汽车,下面行地铁!记者探秘武汉地铁7号

  现场:本报记者联手劳动监察执法人员为7名农民工讨回10万欠薪

  领薪农民工脸上乐开了花:这个年好过多罗

  今年1月5日,楚天都市报联合武汉市司法局、江汉区人力资源局,在江汉区人力资源局一楼大厅,启动“帮农民工讨欠薪”首场行动。来自黄陂的农民工彭文祥现场向记者求助,据他介绍,2017年4月,他受包工头胡某的雇请,为汉口一家医院盖大楼。做了2个月后,他感到有点不对劲,胡某对农民工停发了工钱。工友们仅能领取几百元生活费。同年8月底,他遂退出工地,回老家打工去了。“胡某还差我1.7万余元工钱,我讨了几个月也没讨到。眼看要过年了,这可咋办呢?”

  彭文祥称,和他一起为胡某打工的老乡共有7个人。记者当即将彭文祥的情况,反馈给在现场接待投诉的江汉区劳动监察大队执法人员李林。据李林介绍,前期,该大队便介入了此事。武汉一家建筑集团公司承建了该医院大楼,该建筑公司又将其中的钢筋工程转包给了包工头胡某。施工后,胡某与发包公司对工程造价发生分歧,胡某中途退场。

  “那我们还有希望吗?”彭文祥在现场焦虑地搓起了手。“你放心,我们会帮你维权到底……”记者的一席话打消了彭文祥的顾虑。

  此后,记者随同劳动监察执法人员李林多次找到该医院、该发包公司及包工头胡某交涉,该发包公司原本所造的拖欠工薪表中并不包括彭文祥等7名工友。查证属实后,江汉区劳动监察大队责令该发包公司增补彭文祥等7名工友共计10.1万余元。

  今日上午,在江汉区人力资源局,记者再次见到了彭文祥。该笔10.1万余元款项由江汉区劳动监察大队执法人员,向彭文祥等7名工友代为转发。数着久违的1.7万余元工钱,彭文祥脸上乐开了花:“这个年好过多罗。感谢楚天都市报、感谢江汉区劳动监察大队,多亏你们的帮助,我们才拿到了这笔钱……”

  求助线索疏理和现场求助揭示

  “平和讨薪”及依法理性讨薪成主流

  62岁老人徐启汉的一笔劳务费拖了两年多都未能解决,他前去讨薪还被老板打了。楚天都市报启动“帮农民工讨欠薪”行动后,老人首先想到是借助媒体舆论曝光和依法理性维权。2月7日上午,老人来到报社向记者递交了一封求助信。

  上面跑汽车,下面行地铁!记者探秘武汉地铁7号

  据徐启汉介绍,2015年5月1日,他和武汉创一佳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创一佳公司)签订了合作协议。协议约定,他为创一佳公司推销干混砂浆。创一佳公司除每月向他支付2000元补贴外,提成按吨结算,每吨提成10元至20元不等。此后,他为创一佳公司对外销售了2.5万余吨干混砂浆,总计提成劳务费应为39.3万元。

  “创一佳公司仅在2015年底向我支付了2万元补贴,2016年9月给了1.6万元的提成劳务费,除此以外再未支付任何费用。”老人伤心地说,2016年腊月24日,他再次上门讨要劳务提成费时,创一佳公司负责人范金发不仅不给钱,还动手打了他。

  接到求助的当天上午,记者即联合楚天都市报公益律师张华,当即赶至位于汉阳王家湾九州通大厦的武汉创一佳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公司负责人范金发接过求助信后,先是声称不认识徐启汉,欠薪一事也纯属子虚乌有。

  在记者、公益律师多方交涉下,范金发改口称,“确实有徐启汉这个人,但他介绍的业务因各种原因停工了,对方还差我们几十万元工程款未结清。那年,我气不过也确实打了徐启汉。但欠徐启汉的业务款没有这么多,待核对后再确认。”

  上面跑汽车,下面行地铁!记者探秘武汉地铁7号

  公益律师张华请求对方尽快安排人员核对账目,但几天过去后仍无回音。昨日,张律师表示,若双方未能协商一致,他将按徐启汉老人的意愿,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自1月5日启动“帮农民工讨欠薪”行动以来,楚天都市报信源部及记者共接到农民工讨欠薪投诉和求助电话线索共计300余条。本报举办了四场“帮农民工讨欠薪”活动,吸引了数千名农民工参加。

  记者从市区劳动监察部门及司法局进一步采访得知,其处理的数千件农民工讨薪案中,九成以上的农民工,均选择平和讨薪和依法理性讨薪,这已成了岁末年初讨薪活动的主流。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