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技能高考咨询 > 武汉事业单位招聘2741人,教育卫生类岗位最多

武汉事业单位招聘2741人,教育卫生类岗位最多

时间:2019-01-21 20:51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137

  楚天都市报讯(记者谢玲)武汉市人社局发布消息称,武汉事业单位报名开始,今年面向社会揽才2741人,其中59%的岗位要求本科及以上学历。今日起,考生可查看招聘简章。

  此次招聘计划中,市直事业单位招聘1055人,区属事业单位招聘1686人。按照岗位类别划分来看,86%为专技岗位,13%为管理岗位。按行业类别划分来看,中小学教育(幼儿园)类岗位占39%,卫生类岗位占22%,其他类占39%。按学历划分,要求本科及以上岗位的占59%,要求研究生岗位的占24%,其中要求博士研究生的岗位有116个,占4%。此外,还有22个岗位专门招聘大学生村官。

  武汉市人社局介绍,此次招考3月17日开始报名,3月22日报名截止,4月16日笔试,5月份适时进行面试,笔试成绩和面试成绩一般按4:6比例计入考生综合成绩。

  今日,考生可在武汉政府门户网、武汉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网、武汉人事考试网、武汉人才(专技)考评网查询具体招聘信息。按照往年报名情况来看,报名最后两天网络比较拥堵,市人事考试院将每天发布各岗位报名人数情况,请考生提前选择报考岗位,完成报名、缴费手续。

  楚天都市报讯(记者庞正通讯员张珊妮)昨日,东湖高新区举行“重大项目开工月”开工仪式,格林美、航天激光院、精立电子、瑞声科技、天风证券、武钢华工激光、中原电子等7个重大项目集中启动开工,总投资近50亿元。

  这7个重大项目,均具有技术水平高、处于产业发展中高端等特点。其中,格林美“城市矿产”资源循环利用研发基地项目计划总投资3亿元人民币,将打造世界一流的绿色发展创新创业、绿色产业制造、循环经济教育示范基地与循环经济国际会展中心。武汉光谷·激光科技园项目总投资24亿元,项目建成后,将巩固光谷在国内激光产业的引领地位。天风证券大厦项目总投资1.5亿元,将成为天风证券全国数据处理中心。

  昨日,洪山区卓刀泉街709研究所社区里,55岁的金林英有些手忙脚乱。在她洗衣做饭期间,10岁的侄子林林(化名)剪掉了奶瓶的奶嘴,满屋乱跑,嚷嚷着要出门。没有奶嘴,喝不了奶,2岁大的双胞胎孙子哭喊声此起彼伏;里屋,90岁的母亲还等着她照料。

  武汉事业单位招聘2741人,教育卫生类岗位最多

  侄儿的管教问题成了金林英最头疼的事

  “一团乱麻,每天都是这样。”金林英说,独自照顾1个老人、3个孩子,确实力不从心。最让她操心的是,侄子林林有智力障碍,近年来总喜欢往外跑,屡次彻夜不归。她无法全天跟随,又害怕侄子遇险,或品行变坏。焦思苦虑后,盼望有学校能够全托,把侄子的坏习惯扭过来。

  爸爸服刑妈出走 姑姑接管智障侄子

  7年前,金林英的弟弟因故被判刑,刑期为15年。弟媳不久离家出走,留下一双儿女无人抚养。一家人商量后,金林英把3岁的大侄子林林领回家,2岁的小侄女则交由二哥家照看。

  金林英说,林林4岁多才学会说话,思维能力也较同龄人慢一些。在普通全日制小学上学时,林林总是跟不上老师的教学进度,上课时常在教室内调皮捣蛋,有时干脆跑出教室,独自玩耍。

  2014年,经专业检查鉴定,林林为智力残疾四级。从此,转学前往武昌区培智中心学校,与其他适龄智障儿童一起,接受义务教育。

  金林英说,自从鉴定有智力残疾后,她时常会有意识地培养林林的生存能力。例如,给些零钱,让他独自去小卖部买盐,她自己则偷偷地跟在后面。又比如,带他出门玩耍时,自己偷偷躲起来,观察他是否能顺利回家。

  经过这些有意识训练,林林慢慢知道了如何买东西,如何辨识方位,也能独自搭公交车,独自上学,独自回家。

  可能是缺少父母疼爱,林林总希望得到肯定。每逢有客人敲门,他总是抢着去开。有时,如果不是他开的门,他会执拗地要求把门关上,再重开一遍。听到客人夸奖他,就会很心满意足。

  “他并没有傻到无可救药,是可以教好的。”金林英说,接手照看林林以来,他的每一次进步,她都备感欣慰。她一度相信,自己能带好这个孩子。

  坏习惯越来越多 管教起来日益困难

  让金林英没想到的是,从去年开始,林林身上多了些坏毛病。放学后,他不再按时回家,而是在外面四处流浪直到凌晨,甚至彻夜不归。

  为了掌握林林行踪,金林英花几十元在网上买了部手机让他随身携带。可林林刚开始还接听,后来便不再接听,有时还发脾气把手机摔坏。到现在为止,林林已用了近20部这样的手机。

  本月9日,林林放学后,搭乘地铁2号线从武昌到汉口,再从汉口到武昌。直到晚上10时,他仍在地铁上。几名热心乘客发现后,一路跟着他到达光谷站,等到有地铁工作人员接应才放心离开。“他从中山公园站上车后,一直说要找妈妈。”其中一名乘客刘先生说。

  在地铁2号线光谷站警务室民警和地铁工作人员眼里,林林已是熟客。每当看到他晚上还在地铁内,他们总会通知金林英,或者把林林护送回家。

  10日晚上,林林又没回家。金林英正在着急,东亭派出所民警联系到她,说有市民担心林林走失报了警,目前正在派出所,让她接回去。

  “不记得我找了多少次,也不记得民警送来多少回。”金林英说,每遇到这样的事,她总是急得哭,而后又赶紧召集亲朋好友帮着找。找到林林时,往往看到他在一处街角或商店旁边席地而睡。她既心疼又恼火,忍不住出手教训,仍无济于事。

  近几个月来,林林外出晚归、不归的频率更高了。长期担惊受怕的金林英,感觉越来越无力。

  哪里能全托矫正 不让孩子走上歪路

  昨日,在金林英的陪伴下,林林顺利完成了家庭作业。5道算术题,全都答对了。听到记者夸奖,他低头笑了起来。简短的交流里,他与其他小孩无异,只是当问及为何不按时回家时,会沉默不语。

  “他是可以学好的,可我不能一直陪着。”谈起现在的困境,金林英捂头痛哭。因为没有经济来源,她在家安放了几张麻将桌,给街坊们提供娱乐场所赚些生活费。去年年底开始,90岁的母亲也开始交由她照顾。上个月,儿媳开始上班,2岁的双胞胎孙子也由她照料。但她又不能把林林绑在家里,她担心那样侄儿会越变越傻。

  让金林英更加头疼的,是日益微妙的家庭关系。她厉声教训林林时,母亲责怪她狠心;她全心照料林林时,担心忽视两个孙子而引起媳妇不悦。再者,林林又时常欺负两个孙子,儿子儿媳看着也难受,可是当家里有人稍微冷落林林,她心里又多少有些不满。

  长期焦虑,让金林英的头发白了一大片,她也越来越健忘,常把最近几天的事,说成几个月前的。过去的一些事情,也总是记不起来,就连丈夫、儿子托付她安放的重要物件,也常忘记地方。

  “她总是想把什么都抓手里,独自承担,但又能力有限。”金林英的儿子崔先生说,现在家里氛围非常压抑。妻子如果全职照料两个孩子,他们的生活就没有保障,可是两个孩子交由母亲照顾,又会多出许多矛盾。他们都担心林林一旦缺少陪同和教育,很可能会误入歧途。

  因林林现就读的学校无法托管,金林英与家人商量后,希望找所能全托的学校,让林林安心地接受教育,到了周末再接回家。

  洪山区残联相关工作人员介绍,智力残疾四级是智力残疾里最轻微的一类。林林的家庭状况特殊,如有机构愿意托管,更利于他的成长。

  □楚天都市报记者李曼英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曲严

  主持人:张皓

  手机:18907132036

  微信号:jdqfzh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