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技能高考咨询 > 高中同班同学又成了大学同班同学,不少甩开父

高中同班同学又成了大学同班同学,不少甩开父

时间:2019-01-22 14:27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75

  高中同班同学又成了大学同班同学,不少甩开父

  楚天都市报讯 (记者郭会桥 通讯员周婧仪 曹明朝)今天,武汉职业技术学院陆续进行新生报到,刚踏入大学校门的新生们,兴奋、好奇、憧憬等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楚天都市报记者在现场采访发现,不少高中同班同学如今又成了大学同班同学,有的还住在同一间宿舍里。

  高中同班同学又成了大学同班同学,不少甩开父

  在迎新现场,3名男生相谈甚欢。一入校就找到小伙伴啦?听到记者的询问,阳光帅气的李唯博站出来说:“我们高中是同班同学!”原来,3人都来自孝感市云梦县黄香高级中学。今年高考,李唯博和肖行峰考了379分,吴爽则考了382分。因为平时关系就比较好,三个小伙伴一商量,决定一起来上大学。李唯博、吴爽被武职机电学院录取,肖行峰被武职计算机技术与软件工程学院录取。“我和吴爽在一个宿舍,肖行峰在我们对面的宿舍楼,离得不远。” 李唯博高兴地说。

  “武职校园很美,迎新现场气氛热闹,学长学姐很热情。”李唯博三人对学校的环境感到很满意。至于未来,三人一致表示,要好好学习,“争取一起专升本。”

  今年,像李唯博、吴爽、肖行峰这样结伴上大学的现象很普遍,他们不要父母陪伴,互帮互助,将高中的情谊延续到大学校园。来自武汉市第一商业学校的欧天佐、苏一帆、李澳、许永鑫,通过3+2(转段)中职升高职考试,被录取到武职,就读同一专业,住同一个宿舍。

  楚天都市报记者在现场发现,相对于以往父母、爷爷奶奶几乎全家出动送小孩上大学的阵势,今年独自来上大学的新生比以往多了不少,且不乏偏远地方的学生。阿卜杜热合曼江·努尔敦和加勒·玉山这两名来自新疆的男生都是独自来报到。他们跨越3000多公里,坐了7个多小时的火车,两人完成了成年之后的第一个挑战。他们表示,自己已经是大学生了,家里路途遥远,不想让父母辛苦送自己上学。阿卜杜热合曼江·努尔敦说:“报到之前,我就加了学院的新生群,学长学姐详细告诉了我来学校的路线。我今天一进学校,就一直有很多志愿者来指引我,告诉我该怎么做,没有任何困难,我也会跟后面来报到的同学说,不要担心,一个人完全可以搞定,但是一个人出门,一定要注意安全。”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高中同班同学又成了大学同班同学,不少甩开父

  楚天都市报记者关前裕 通讯员梁时荣 王玮

  湖北竹山农妇黄彩霞在送儿子上学途中,突遭一大群胡蜂袭击,她把两个儿子按倒在草丛中,趴在儿子身上,护住儿子。胡蜂越积越多,她护持不住,儿子也被蜇伤。无奈之下,她逆向奔跑10多米,试图把胡蜂引开,致使自己全身上下被蛰了230多口。经过她的保护,两个儿子也被胡蜂蜇了30多口。幸亏医院救治及时,昨日上午,黄彩霞母子3人在十堰市太和医院痊愈回家。

  胡蜂来袭,母亲逆向奔跑护儿受重伤

  黄彩霞今年31岁,家住湖北十堰市竹山县溢水镇朱家湾村。昨日,她向楚天都市报记者回忆起了那惊心动魄的一幕。

  9月1日上午,她带着6岁的大儿子小明(花名)和4岁的小儿子小华(花名)去上学,上午11时许,走到宝丰镇白沙河附近的一条村道上,村道是一条一米多宽的泥巴路,两旁是高大的树木和杂草,远处还有几条牛在悠闲地吃草。 她走在最前边,小儿子居中,大儿子落在最后面。离公路还有几分钟的路程时,她突然听到大儿子痛苦地叫喊,转身一看,只见两三只大胡蜂正围着大儿子小明飞窜,小明怎么挥打都赶不走。 她快走几步上前,试图帮忙赶走这几只胡蜂,可没想到远处一大群黑压压的胡蜂嗡嗡地飞过来。

  情急之下,黄女士连忙拽着两个儿子,把他们按趴在路边的草丛中,自己趴在两个儿子身上遮挡。 可胡蜂越积越多,瞬间功夫,她的头上、背上爬满了胡蜂,疯狂地蜇她。而她出于本能在挥手遮挡的时候,身体就露出了空挡,奸狡的胡蜂就寻暇抵隙开始蜇这两个孩子,孩子们发出阵阵刺心的惨叫。

  “我是农村长大的,知道胡蜂会跟风跑。只要我跑开了,胡蜂就会跟着我跑,这样就不会再伤害我的儿子了。”于是,黄彩霞起身向相反方向跑去。果然,胡蜂的注意力都转到黄女士身上了,也如影随形,紧紧盯着她不放。 “我奔跑了10多米,回头一看,发现儿子身边已经没有了胡蜂,我这才放心了下来。”黄彩霞穿着无袖连衣裙,头上、脖子上、背上、胳膊上扒满了胡蜂,胡蜂疯狂地蜇,她疼得就地直打滚,无论怎么怕打,胡蜂就是盯着她不放。 她忍着剧痛,从背包里掏出手机给弟弟打电话求救。十多分钟后,弟弟和弟媳赶过来,他们折下带叶的树枝,在她身上拍打,这才把胡蜂赶走。此时,她的脸上和身上肿得已判如两人。

  随后,弟弟拨打120急救电话。宝丰镇卫生院迅速派救护车将母子3人送到竹山县人民医院进行抢救。 “只要是当妈妈的,当时都会这么做的。”昨日,黄女士告诉记者,被胡蜂蛰后全身疼痛难忍,但意识很清晰,她第一反应就是要保护孩子。

  县市医院联手救治,伤重母亲终脱离危险

  经医生检查,黄彩霞被蜇230口,其中头部70口;大儿子被蛰36口,小儿子被蛰32口。 而这时,十堰市太和医院急诊科ICU住院总医师曾桓超等几位专家正在竹山县做讲座。闻讯后,连忙联系竹山县人民医院的相关科室,让他们按此前的指导意见先进行前期抢救。 当天下午,考虑到黄女士伤势很重,早期出现了溶血反应,肝功能、肾功能、凝血功能、肺功能都出现损伤,病情很可能进展加重而死亡;两个小朋友年纪太小,初次抽血化验已经发现了严重凝血功能异常,竹山县医院急诊科主任考虑病情危重,决定连夜派两台救护车,将这母子3人送到十堰市太和医院。 前期,依据太和医院急诊科撰写的胡峰蛰伤治疗方案,太和医院急诊科专家远程指导竹山县人民医院对3名伤者进行了两早、两抗(早期识别、早期治疗;抗过敏、抗休克)早期治疗。

  高中同班同学又成了大学同班同学,不少甩开父

  当晚8时许,3名伤者被送达十堰市太和医院急诊科ICU后,急诊科对他们进行了多器官功能支持治疗,护肝、护胃、抗过敏抗休克、抗溶血反应,保护肾功能预防肾功衰,纠正DIC等综合治疗,经过48小时综合治疗,患者多脏衰迅速逆转,病情得到了及时控制,使伤者转危为安。 昨日上午,母子三人一同痊愈出院。

  医生提醒:胡蜂蛰伤需尽早规范治疗

  据介绍,黄彩霞是近些年十堰市太和医院收治的被胡蜂蜇的最多的患者。几名医护人员告诉她,能够活下来,她是一位伟大的妈妈,也是一位幸运的妈妈。可能是母爱的伟大力量,让她战胜了重伤,活了下来。

  记者了解到,近些年来,十堰当地屡见胡蜂蜇死人的悲剧。个别患者被胡蜂蜇了十几口,甚至一口即告不治。为何黄彩霞受伤这么重,疗效这么好? 十堰市太和医院急诊科ICU住院总医师曾桓超介绍,胡蜂尾部长有螯针,人被蛰伤后,伤口往往肿起小水泡并呈同心圆坏死,特别严重的在3个小时内就可以因蜂毒导致休克和喉头水肿窒息。一般人被胡锋蛰30口以上死亡率就非常高,如果构成重症,就需要进行多器官功能支持治疗,防止弥散性血管内凝血,预防保护肝肾损伤,防止呼吸系统衰竭。

  曾桓超分析,这个季节是胡蜂繁殖的季节,毒性相对较弱,若是10月底和11月份,则毒性大增。加上黄彩霞在受伤后得到了及时有效的规范化治疗,才没有造成更坏的结果。 胡蜂的毒素是一种神经毒剂,一旦被蜇,会进入人的神经系统和血液循环系统,临床表现为抽搐甚至呼吸停止。大面积被蜇十分危险,毒性发作很快,伤口疼痛灼热,心跳加快,痉挛。曾桓超建议,市民不要主动捅马蜂窝,招惹胡峰;尽量不穿颜色鲜艳靓丽的服装出去山林地区,胡峰可能主动追踪蛰人;外出旅游尽量不带气味香、甜等刺激性气味的食物和化妆品,避免胡峰气味追踪而蛰人。

  据了解,十堰市太和医院急诊科应十堰市卫计委委托,正在举办五县一市胡峰蛰伤专题讲座,提高民众和基层医院的认知和救治水平。本次太和医院专家竹山指导当地医生早期处理重症胡峰蛰伤取得了较好成效,让这一家三口早期得到处理,为后期三甲医院的成功救治争取了时间,挽救生命的同时也为患者节省了大笔的医疗费用。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高中同班同学又成了大学同班同学,不少甩开父

  楚天都市报9月9日讯(记者揭明玥 通讯员赵宇明)昨天和今天,是武汉晴川学院2018级新生报到的日子。人群中有一个特别的女孩,她叫扎宗,来自西藏那曲,经过3233公里的旅程来到武汉求学。和很多00后大学生一样,她也是独立完成所有的报到程序。

  扎宗介绍,她9月7日一大早从那曲出发,经历4小时的车程到达拉萨,再由拉萨登机抵达武汉天河机场,经过一夜的休整之后,第二日到达学校,开启大学生活新篇章。一下车,她就看到了学生志愿者高举指示牌,引导他们办理报到手续。在志愿者指引下,她找到了自己所在的电子商贸学院,顺利完成缴纳学费、分配宿舍、领取军训服、入住宿舍等一系列手续。在学院的新生墙上,扎宗用藏文很认真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并在朋友圈签到框拍照留念。

  据了解,从去年开始,武汉晴川学院便鼓励新生独立报到。到校后,即使有同行的家长,也会被请到休息区等待。在新生报到处,填表、缴费、办卡、住宿……每个环节都有专人指引。两日来,报到现场秩序井然,超过九成的新生都能独立完成报到手续。

  高中同班同学又成了大学同班同学,不少甩开父

  “孩子从来没有一个人出过远门,让他自己一个人去报到,我还是有点担心。”40分钟后,看着孩子顺利办完所有的手续回来,该校管理学院新生黄良瑜的母亲十分欣慰,“这才上大学第一天,他好像就长大了很多,我也能放心了。”

  “走进大学,独立报到是一个很好的起步。”该校董事长汪彬教授表示,希望每一名大一新生都能从此出发,学会独立生活,为以后成为具有独立意识的高素质应用型人才作准备。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楚天都市报讯(记者陈咏 通讯员 孟婷 谭义斌)日前,从国家文化和旅游部传来好消息,孝感市图书馆被评为“国家一级图书馆”,这是自1994年文化部对全国县级以上公共图书馆开展评估定级工作以来,孝感市图书馆首次获称国家一级图书馆荣誉称号。

  据了解,近年来,孝感市图书馆加强基础建设,建成了集印刷文献、电子文献、视听文献、网络文献为一体,学科门类齐全、实体与虚拟馆藏相结合的藏书体系。设立了以文献资源检索、数字资源查询、读者公益文化活动等为一体的对外服务窗口。

  目前,孝感市图书馆馆藏量达39万册,并建有“孝感市图书馆”网站,开通了“孝感市图书馆微信公众号”和“读者QQ群”等服务平台。365天对外免费开放,年接待读者50余万人次,常年开展各类文化活动,并着力打造文化活动品牌,推出了 “书香孝感 文化强市”“红领巾读书基地”“汽车图书馆进校园”为主题的阅读推广活动,以及“澴川文化讲堂”“灯塔读书会”“您读书我买单”“亲子绘本故事汇”“国学沙龙”“读书征文比赛”等系列公益文化活动。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楚天都市报9月9日讯(记者郑晶晶 通讯员 马遥遥)近半年来,47岁的陈女士变得越来越怕冷,从三伏天一直穿着棉袄到现在,记忆力也越来越差。陈女士一直以为这是到了更年期的反应,直到后来情况越来越严重去医院检查,才知道原来自己患上甲状腺功能减退。

  家住武汉后湖的陈女士是个很有事业心的女强人,年轻时工作很辛苦,经常加班熬夜。两年前,陈女士开始觉得自己的精力大不如前,经常犯困,她以为是亚健康,就没太在意。近半年来,陈女士身上的奇怪症状越来越多,开始怕冷,还容易忘事。一开始,她以为是更年期到了,于是吃补品、做推拿,能想到的方法都试过了,但还是比常人怕冷。今年三伏天,她竟然从上到下棉袄棉裤全副武装。更让陈女士觉得奇怪的是,原本匀称身材开始发福了,皮肤也变得粗糙干涩。家人觉得不对劲,建议她还是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上周,家人陪她来到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内分泌科看病。接诊的张红梅主任医师看到她的这身装扮,详细询问了她生活中的一些症状后,怀疑其是甲状腺功能除了问题,经检查确诊她患上甲状腺功能减退症,即人们常说的“甲减”。目前,张主任为陈女士制定了药物治疗方案——甲状腺激素替代治疗。

  张红梅主任医师介绍,甲状腺功能减退症男女都可患病,但有“重女轻男”的倾向,女性患者与男性患者的比例基本为8:1,多见于中年女性。尤其是青春期、妊娠期、分娩后和更年期女性更易发此病,发病早期症状不明显,出现典型症状如“懒、胖、弱”时病程已较长。

  她提醒市民,如出现不明原因无精打采、懒洋洋、容易困倦、不愿意活动;体重增加、颜面四肢水肿;身体乏力体力不支,畏寒怕冷等症状时,应警惕甲状腺功能减退症的发生,及时去医院检查,确诊病情,以免延误治疗。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