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技能高考专业 > 短篇小说会5

短篇小说会5

时间:2019-01-22 14:06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63

  (书香海韵系列小说)

  短篇小说会5

  一、

  江湖传闻在终年积雪的昆仑虚上座落着一座山庄,此山庄出产的兵器都是武林人士梦寐以求的神兵利器,山庄名曰桐源。又传庄主萧筠庭善于设计各类暗器,其手下之人也是各有所长,不过桐源山庄出产的兵器只对海韵阁和华夏盟销售,让许多其他江湖人士扼腕叹息。

  半年前我从欢喜城去毒煞宫玩,途中遇到三年前结识的旧友,寒掺中他告诉我说在他创建的组织中有个打造兵器惊为天人的地方,想着自己试药的银针也该换了,便托他引荐了过来。

  我刚到桐源山庄的时候,周围刺眼的白让我睁不开眼睛,萧筠庭略带歉意地提醒我先闭一会儿眼睛:“平日在这山上呆习惯了,我倒是忘了提醒你。”我懒得理他便没有搭话,只是闭着眼睛听着周围细细的风声和雪从松针上滑落的声音,感觉整个人都静了。

  “姑娘如果不喜欢这里,我再想办法给你找个别的住处,只是恐怕要多等两天。”

  “萧庄主。”

  “嗯?”

  “唤我阿绿便好。”

  短篇小说会5

  二、

  转眼又是半月过去了,也许是因为那位旧友的缘故,山庄里的人待我很是耐心,只是给我重铸银针的事情却是拖的委实久了些。

  这天一大早,我便拿着自己平日无聊时设计好的小样来到铸炼炉前,远远的便看见萧筠庭和他夫人紫衣雪靠在一起,二人共持一张图纸,有说有笑的样子让我有些不高兴,既然这么空闲,为何不给我做针?

  我走了过去,两人看到我便分了开来,紫衣雪一脸微笑的给我打招呼:“阿绿姑娘早,来铸炼炉可是有事?”我冲她回了个礼,侧身对萧筠庭点了点头:“打扰庄主雅兴了,只是来山庄半月有余,我的针却还是了无音讯,所以按捺不住,自己跑了过来。”

  那二人对视一眼,像是早就准备好了说辞般:“是这样的,姑娘刚来山庄第二日,总舵主便派人捎了口信说姑娘自己便善于设计一些图纸小样,若非出自姑娘之手的设计,我们断不能自己做主给姑娘锻造。”

  萧筠庭对我点了点头:“阿雪说的没错,我也是收到了同样的消息,这半月来看着姑娘每日都在房内便想着老大交代的应是实情,今日姑娘主动过来找我夫妻,想必是已经画好了吧?这便将图纸给我,立刻就安排下去给姑娘做。”

  我对天翻了个白眼,若那人此刻就在这里,我定弄他个生活不能自理,只是桐源山庄地处昆仑,而那人指不定在哪个地方逍遥快活,却害我在此白白冷了这么多天。

  萧筠庭看完我画的小样,两眼放光地盯着我看了半天:“原来姑娘真是个中高人,老大说的果然不错,要是姑娘愿意留在桐源,也是桐源一大幸事。”

  我撇了撇嘴没有答话,玄机谷的机关术独步江湖,却很少人知道谷主万俟墨琪对武器设计也是有自己的一套绝学。我要是告诉了萧筠庭,那小万以后就更没有平静日子过了。

  “谁要留在这里了,冷的要死,麻烦庄主安排人快些给我做好才是。”

  见我这样说,萧筠庭也是不恼:“可是老大说,姑娘来了便不会走的。”

  短篇小说会5

  三、

  往后几天来我住处串门的人却是多了起来,无非都是拿着图纸来与我讨论一番“阿绿姑娘,我叫雨馨,是铸剑部的小徒弟,你帮我看看这个图是怎么回事嘛。”一个有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姑娘推开了我的房门,而此刻我正坐在床上发呆,她看着我楞了楞,随后转身关上了门,在门口有些尴尬地说:“抱歉啊,不知道姑娘还未起床。”

  我倒是不在意这些,也很想推开房门回答她的问题,可是因为太冷了真的不想起,只是桐源山庄的人整日都在铸炼炉旁待着便也不觉得冷,于是便把我这个闲人给忽略了。

  “小雨馨儿,你呆在阿绿门口干嘛?”一个爽朗地声音在门口响起“阿绿绿,快给本姑娘改改这个图纸呗。”我应着推门声又躺回了被窝,只露出一双眼睛盯着走进来的人:“花抱月,这是第几次了?我不是桐源山庄的人!为什么老要给你改图啊!”

  “哎呀呀,咱都这种关系了咋还那么见外呢?大不了本姑娘对你以身相许就是。”

  “你走吧,我不要改。”我转过身去不再理她,还记得那天把图纸给了萧筠庭后,晚上这个人便找了过来,说是萧筠庭安排她负责了,于是美其名曰了解需求就整日找我。

  “阿绿绿乖嘛,你若不帮我改了,你的针可就又得一直往后拖咯。”花抱月拍了拍我的被子,我听见纸落在桌上的声音:“图给你放桌上了呗,改的满意了本姑娘就给你铸针去。”

  短篇小说会5

  四、

  再次踏上中原土地的时候已经又是三个月过去,萧筠庭走在我前面,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却是沾不到他的一片衣角,两个月前他的夫人接到消息来到华夏盟江淮分舵,说是总舵主开什么季会。总舵主?不就是我那位旧友嘛?一想到他,昆仑山我都不觉得冷了,正好桐源山庄要运一批兵器到江淮,我便跟了过来。

  突然来到鱼米之乡的江淮,让我有一种到了天堂的感觉,沿河看柳树成荫,路边的姑娘说着吴侬软语,不觉的心都融了。踏入江淮分舵的大门便看到一群人涌了过来,为首的是个着月白长袍的俊美公子,伴在他身侧的姑娘眉目温婉,一袭淡蓝色罗裙内敛文静,看起来是对碧人。那公子对萧筠庭行了个礼,大笑道:“萧庄主你感受一下,我江淮上下期盼你来的热情。”

  萧筠庭也是笑:“连嫂夫人都出来了,可见对萧某这次送来的兵器格外看中啊。”又回头看着我道:“这位便是江淮分舵的舵主黎深,身旁这位是他夫人”

  原来二人已是夫妻,想起之前还想着人是姑娘,便笑着对二人行了礼。黎深眯起眼睛打量了我一番,用询问的眼神看向萧筠庭。

  “我认得你!”突然从黎深背后的一群人里跳出一个姑娘。我楞了楞,面前的女子一脸兴奋,一头乌丝用一根造型独特的簪子束在脑后,看起来有些眼熟。她俏皮地冲我眨了眨眼,自来熟的拉着我的手:“花花之前给我寄来的信中就提到过啦,你就是阿绿对不对,谢谢你设计的发簪,我很喜欢呢。”我反应了半天才隐约醒悟过来,这姑娘口中的花花……应该是花抱月吧。

  “原来这位姑娘就是夏夏发簪的设计者,当真是眼拙了。”黎深弯起嘴角,随即引我和萧筠庭去了客厅。而那位叫夏夏的姑娘却拉着我说了一路,而后我便了然为何她会和花抱月成为好姐妹。

  短篇小说会5

  五、

  入夜,我却了无睡意,想着江淮此地的温度适宜,便打算出去逛逛。想起以前在玄机谷不小心破坏了阵眼的事,我也是一万个担心,之前在桐源山庄因为那里冷所以没有机会闲逛,而这里,应该没有什么机关阵法吧?

  “素衣,你可知道桐源山庄这次送来的兵器中有一样宝贝?”一个低沉的男声从不远处的凉亭传来。我不禁驻足,宝贝?萧筠庭口风那么紧?跟他一路都没听到只言片语,心中一股火冒了起来。

  “我说宸宸,你一天吃饱了没事就去睡觉,少搁这儿说些有的没的。”想必是那叫素衣的女子在说话,可是我已无心再听他们扯了,便一路寻着记忆找到了白天他们放兵器的地方 。

  隔了老远便见守在门口的两人,是阿暖和半陌,晚饭时在饭厅见过,感觉都不是好说话的主。而我来这里只是想看看那所谓的宝贝到底是什么,所以,不跟他们打招呼也没关系吧?这样想着,便御起轻功绕到房子后面去了,偷偷透开窗。

  刚跳进去就被突然从背后冒出来的手捂住了嘴:“姑娘,做贼的手法很生疏呀?要不要小爷教你两招?”一张眉目清秀的脸从身侧探了过来,我看了一眼差点没气晕过去,妈的,苏璃安!

  他也是认出了我,连忙撒了手,撤到一边:“绿绿,你不是在昆仑山嘛,怎么到这儿了?”

  “你不是在天涯居?怎么也到这儿了?”看着苏璃安我就来气,想当初我刚出欢喜城便遇到他,看他谈吐风雅,仪表堂堂的样子,还以为又结交了一位知己。谁曾想就在我碰到那位旧友之前,他便使了一计,拿了我大半钱财跑了“不过你竟然还敢出现在本姑娘面前,也是勇气可嘉呀。”

  短篇小说会5

  六、

  “咳……那个,后来我回去寻你,便被告知你去了昆仑山了,我还想着从此你我相隔天涯,也不知何时再见,没想到在这儿遇到了。”苏璃安一脸无辜“绿绿,你也是来找宝贝的么?”

  我皱眉:“你从哪里知道这里有宝贝?”

  “你忘了我告诉过你,天涯居是收集情报的地方吗?”苏璃安边说着,边有些得意:“我跟你讲,这次桐源送来的是给江淮做镇舵之宝用的。”我一听也来了兴致,镇舵之宝?应该差不到哪里去,于是和苏璃安对了个眼神,二人便分开寻了起来。要说兵器,我也见过不少,但当做镇舵之宝用的,想必该是宝剑一类的吧?我暗自摇头,真是,毫无新意。

  很是突然的,苏璃安抱了个盒子走了过来,并且一直用眼神示意我,等我走到跟前,便蹲了下去,我也随他蹲着:“根据小爷的眼光来看,应该是这个箱子里的东西。”

  我白了他一眼,仔细端详他手里的箱子,诈一眼看着平淡无奇,细细观察才发觉箱子周身泛着若有似无的淡紫色光芒。心里想着,苏璃安终于靠谱了一会,便从他手中拿过箱子用从林南笙那里顺来的万用钥匙打了开。打开后我两都楞住了,盒子里装着的是一个拳头大小的铁球,我看了一眼苏璃安:“你确定是这玩意儿?”

  苏璃安也是一脸疑惑:“为什么长这丑样?”

  我撇嘴,拿了起来,仔细端详后便是一惊:“我晓得这是什么玩意儿了!”

  “啊?绿绿,你干嘛突然叫这么大声……会被发现的……”苏璃安慌乱地站了起来,有意识的往窗口退。

  “这玩意儿是仙魔震啊,别看这是个平凡的铁块,一旦发动起来足以毁掉整个江淮。”我双眼放光,啧啧,拿这当宝贝,果然有眼光。

  “阿绿是从何而知的?”

  “林南笙的景安密志里记载的啊,还有繁星碎,威力比起它来更胜一筹。”我拿着仙魔震,一脸兴奋,感觉今晚真的出来对了,以前只在书上看过的东西也能让我看到实物。

  “那阿绿会做吗?”

  “当然了,这两东西可帅气了,虽然没做过,但做法却是烂熟于心呐。”

  突然觉得哪里不对,等我回过神来,哪里还有苏璃安的影子?而门口,黎深和萧筠庭正认真的看着我,夏夏在他二人背后跳着往里看,随即便被谁拉走了。

  短篇小说会5

  尾声

  “所以老大的意思是看在你两是朋友的份上,这事就算了。可是华夏盟规矩甚严,镇舵之宝的事必须严格保密,所以不能放你离开华夏盟的管辖范围。再加上阿绿姑娘你本就有造图纸的能力,未免江湖上出现第二个仙魔震,所以老大交代让我带你回桐源山庄,帮桐源绘制各类兵器,直到你忘记仙魔震的构造为止……”萧筠庭的声音带着笑意,而我此刻的心情比昆仑山的积雪还有冷上几分。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