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技能高考专业 > 鲍鹏山(演讲):全世界都没有“语文”这门课

鲍鹏山(演讲):全世界都没有“语文”这门课

时间:2019-08-16 11:35  来源:http://www.baidu.com/  阅读次数:69

  今天主办方给的题目是“读经典,给孩子一个好未来”,这话我不敢讲,这个尤其有点承诺的意思,这不是我讲话的风格,我只是给建议,不会有承诺。我们可以说不读经典会怎么样,读经典有可能怎么样,而不能说一定会怎样。读经典是一个人成功的必要条件,而不是充分条件。读经典就一定好吗?不一定,真不一定。孔乙己就是读经典的,他活得怎么样?太惨了。

  我们为什么要读经典?

  100多年来,我们的教育犯了一个特大错误

  1840年鸦片战争前后,已经有一批知识分子在反思中国和西方的差距。我们以前一直觉得自己是天朝上国,好厉害,好了不起。而鸦片战争让更多的中国人明白,我们并没有那么厉害。从鸦片战争到1917年新文化运动,中间有将近80年,这80年,跟英国打我们失败了,跟八国联军打我们失败了,跟英法联军打我们失败了,跟东洋日本人——我们原来老觉得日本人是我们的小弟弟、小学生——跟它的甲午海战我们又失败了,而且败得特别惨。我们打不过西洋,也打不过东洋,民族自信心确实是严重受挫。

  这时候很多人在反思。是我们没有坚船利炮吗?并不是。甲午海战,当时中国有世界上最先进的海军,却全军覆没……那可能是文化的问题,于是我们逐渐从技术上的反思转为文化上的反思。

  我们认为我们在文化上完全失败了,这样的反思到了教育上就变成什么呢?开始废除“四书五经”,全盘接受西方教育模式。我们的课程里面有了物理、数学、化学、美术、体育等内容。这些肯定是好的,我们也的确完成了教育的现代化。孔乙己学过数学吗?学过现代物理吗?都没有,我们的传统教育鲍鹏山(演讲):全世界都没有“语文”这门课只有“四书五经”。今天有很多民间的读经组织,把小朋友关起来,别的什么也不学,光学读经,这显然也是不对的,你千万别信这些,光读经肯定不足以应付现代生活。

  但是,在教育西化的过程里我们干了一件坏事,什么呢?就是把读经典废除了,然后学校里有了特别古怪的一门课,就是“语文”。全世界都没有这门课,只有中国有。

  前年我们在上海图书馆搞一次海峡两岸三地的语文教育论坛。召开前十天,我的一个朋友从加拿大回来了,他原来是中国一个大学的教授,后来移民到加拿大去的。我说,我们正好要搞个论坛,你来给我们讲讲加拿大的语文教育吧。他在电话里马上就抗议“加拿大没有语文教育”,加拿大只有阅读课,就是一本一本读书。小学一年级一进教室,先给你发一本书,薄一点、内容简单一点,这本读完了再给你下一本;每个孩子的进度不同,过段时间给你做一个阅读水平的测试,你的水平可以达到哪一层,然后就提升,它有分级阅读的概念,但是你必须把这本书读完。这种教学方式跟中国古代的私塾教育是很像的,中国以前也就是一本《论语》给你,读完了读《孟子》,《孟子》读完了读《大学》、《中庸》……一本一本读下去。

  为什么说现代语文教育有问题呢?我经常去中小学学校做演讲,我就问校长和老师一个问题,我们把孩子从小学一年级送到学校,到高三毕业,12年的时间,语文课花掉的时间是最多的,但是请问你们让他读过一本完整的书吗?12年没有读过一本完整的书!因为所有语文教材都不是书,顶多可以叫“杂志”,每本教材里选几十篇课文,这几十篇课文怎么样?还不能形成一个系统,都是古里古怪的文章、古里古怪的知识的大拼盘。花了那么多课时,但是没读书,这是大问题。

  古人精神世界的“三堂”,仅余一堂

  好,然后回到大学。西方大学的教育是通识教育,他们的通识教育跟中国的通识教育差别太大了。我们的通识教育就讲一讲概论,中国文化概论这一类的东西。概论是什么呀?完全没有感性体验,全是一鲍鹏山(演讲):全世界都没有“语文”这门课些抽象、空洞的东西,然后就变成一个知识在头脑里记一记,它根本不能影响人的思维,也不能影响人的行为,不能影响人的气质,它就是一个跟自己完全不相干的知识,反正我记住了我考试,考完了扔掉。

  那么西方呢,它在大学里面最严格的就是通识教育,通识教育是内容上必须读原著,比如读柏拉图的《理想国》。读这样的原著,一本一本往下读,而且考试比正常的专业课严格得多。所以美国哈佛大学的校长讲了,如果在大学本科教育四年,我们教育出合格的专业技术人才,我们的教育就失败了。为什么?大学阶段根本就不是讲教育、讲职业的阶段,你就是接受一种通识教育,从而具备一个基本判断。

  那么西方的国民教育除了学校教育之外,还有什么呢?宗教。今天大家坐在这里听讲座,在西方可能就是在教堂里听讲座,他们的双休日都要去教堂的。教堂里面有什么?有信仰、有灵魂。所以我说西方的国民教育是“两堂”,一个学堂,一个教堂。

  而中国现在呢,只有学堂,没有教堂,我们没有宗教信仰,绝大多数去寺庙的人也不是受教育,而是去烧香求保佑。讲到这里,大家可能会想中国古代怎么样?古代这一点没有任何问题,因为中国古人的精神世界是由三个东西支撑的。

  第一是学堂。随便一个乡村都有学堂,中国古代的教育成本很低,你愿意上的你就来,几张随便的桌子,高高矮矮、大大小小没关系,没有考取功名的老秀才来教课,教材就是《论语》,没有什么成本,乡村教育就完成了。

  第二是祠堂。祠堂里有什么呢?祖宗的牌位。你一到祠堂里面去,你就会看到老祖宗在上面,然后往下数,数到自己,当然你的牌位还没上去呢。你知道你的祖先怎么传下来的,你有强烈的祖宗的文化传承、血脉传承。而且祠堂里有很多严格的东西,比如说你做错了事怎么办?大家到祠堂讨论你的事。如果你做了很缺德的事,你就不允许进祠堂了。所以在心理上它是一个很大的约束,给你荣誉感、成就感。

  第三是中堂。除了祠堂之外,你回到家里,一进屋的正厅,叫中堂。上面通常挂着:“天、地、君、亲、师”。逢年过节要烧香跪拜磕头——跪天、跪地、跪君、跪师、跪双亲。这些你都要敬畏,你不能够张扬。人一定要有敬畏的东西,然后才能够有一种内在的谦卑,才能有气质,你才能是个有礼貌的人、文明的人。有敬畏的人才是真正有力量的人,你不要以为无法无天是力量。

  现在的小孩为什么是“小皇帝”或者“熊孩子”?因为他没有怕的,父母不能打,老师不敢骂,怕伤他自尊心,家长要来找了。现在的小孩,他不怕世界上的任何东西,世界上任何东西都怕他,这个小孩不完了吗?

  这就是中国古人精神世界的三堂。学堂里有圣贤,小朋友到了学堂里,读《论语》,《论语》第一句话,第一个字是什么?“子曰”,子是什么人?圣人。第二句话“有子曰”,有子是什么人?贤人。这就叫读圣贤书。到了学堂里面,孩子们是跟圣贤在一起。到了祠堂里面,我们的孩子们是在跟祖宗在一起。到了家里面,我们抬头看到的是天地君亲师,我们的精神世界是完整的。

  所以,古代是三堂,西方是两堂,我们今天就剩下一堂——学堂。学堂里还没了圣贤。我们今天的小朋友进入了小学,给他发的是什么教材?你去翻翻小学一二年级的教材,不是小公鸡就是小白兔、小猴子。他哪是进学校呢?他进动物世界去了。

  拿知识点考孩子,就是耍流氓

  古代的孩子进学堂是跟圣贤在一起,渐渐地他就成人了;今天的小孩进学校是跟“禽兽”在一起,他能变好吗?我永远也不理解为什么要这样编教材。古代的小孩都能够读圣贤,读“子曰:学而时习之”,为什么今天的小孩只能读小白兔了呢,难道今天的小孩比古代的小孩笨吗?

  绝对不是的。我们的“浦江学堂”,小孩从8岁二年级进来,读七本书,《论语》《孟子》《大学》《中庸》《道德经》《庄子》《六祖坛经》到六年级全读完,小朋友都喜欢,都读得懂,而且特别能记忆。而读小白兔,是严重地侮辱我们孩子的智商。这种语文教材不但没有促进孩子认知能力的提升、促进心智的发育,恰恰相反是阻碍了发育。

  我有一次到山西的一所学校去,本来是给老师们讲教育的,翻了一下他们的教材,“啪”,我一生气把教材拍那儿了,我说今天我不讲教育,我们谈背诵。我就问他们,背这个干什么——“小白兔跳三跳,小公鸡呜呜叫,太阳公公给它送了一顶小花帽。”下面要求“背诵并默写”。我说默写是为了写字,好吧。请问背它干什么?没人回答我。好,再翻一篇课文。“西瓜大,芝麻小。背诵并默写。”请问背诵干什么?一个老师忍不住了,说,让孩子知道西瓜大、芝麻小。我说你家孩子西瓜大、芝麻小还要教啊?他们说教科书这么写,为了考试也要学。

  我当老师这么多年,一直觉得用知识来对别人进行考试,某种程度上就是耍流氓。西方的教育,包括日本的教育,很少会拿知识点来考孩子。比如,我们考甲午战争一定要问你,甲午战争发生在哪一年?这是考知识。日本人怎么考?问,甲午战争有没有可能避免?这样以不同的方式,教出来的人是不一样的。

  南怀瑾曾经讲过一句话,他说我们以前读的书一辈子都管用,现在教材上教的东西,小学读的到初中就不管用了。以前学的东西为什么会管用呢?比如说,我们教孩子《论语》,第一节就是:“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背诵并默写。现在是“小公鸡咕咕叫”,背诵并默写。前一个小孩子到了80岁,有老朋友来访,把门一开,看到老朋友来了,很高兴,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后一个小朋友,一看老朋友来了,说:“小公鸡咕咕叫!”这是什么?——老年痴呆。

  在小孩子记忆力那么好的时候,你给他背这些破玩意儿,你对得起他吗?你为什么不把能够影响他一生,能够形成他价值观的、提升他认知能力的、提升他的心智的东西给他呢?为什么我们今天的教育教出了那么多“巨婴”?好多看起来又高又大,三十几岁了,一讲话傻小子一样,为什么呢?就是我们的教育严重地阻碍了他的心智发育,整天背“小公鸡咕咕叫”,你说他的心智会怎么样?

  我们90%的爱与痛,都与一个基本事实有关——大多数成年人,心理水平是婴儿。

  但如果他一开始背的就是“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就是“君子不器”,他的心胸就宽了,他的眼界就高了,他的立足点就结实了。

  当然,国家义务教育发下的教材也不是说不能教,但是好老师最多花三分之一的时间来教。“小公鸡跳三跳”,你费那么多劲教干什么呢?没必要,5分钟够了。小学生们一节课40分钟,剩下35分钟干别的。家长怎么办?让孩子在课外读一些经典,给他一辈子打下基础。

  作为学生,如果老师要教,没办法,你千万不要对抗老师,应付一下就行了,然后拿出时间来读一些有难度的书。人生就像走台阶,你要想每一步都走得很轻松,只能往下走,你要想往上走,那就必须每一步都要付出努力。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