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武汉技能高考 > 襄阳人,不可不读《襄阳名片》

襄阳人,不可不读《襄阳名片》

时间:2019-01-22 09:44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80

  本期嘉宾

  段明贵

  著名作家 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会长

  主持人:萧雨林

  嘉宾名片

  段明贵,笔名凡夫,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会长,原湖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结集有《凡夫随笔》、《凡夫寓言》、《一天一个好故事》等十余种。《古利特和罗西》、《团结友善的乖乖兔》分获2002、2006年度冰心儿童图书奖。《凡夫当代寓言》、《100个动物寓言故事》和《黄鼠狼的名声》分获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一、二、三届“金骆驼奖”。多件作品分别入选人教版、北师大版、冀教版和香港版中小学语文课本,《苹果的味儿》被选为辽宁省2011年高考作文题,有的作品被译介到国外。

  主持人:《汉江论道》,雨林有约。本期论道我们邀请著名作家段明贵先生担任嘉宾。5月10日,段明贵先生的《襄阳名片》研讨会在市图书馆举行,前去参加研讨的专家学者均认为,这是一本襄阳人必读的市情读物,同时是一张外地人了解襄阳的精美名片。大家都知道,段明贵先生是搞文学创作的,当过十多年的市作协主席和省作协副主席。而这本《襄阳名片》,则涉及历史和学术研究方面。首先我们想请段明贵先生分享一下,是怎样想到要出这样一本《襄阳名片》的。

  “这是襄阳文化人应有的担当”

  段明贵:做这本《襄阳名片》,首先是因为家乡情结。我生在襄阳、长在襄阳,一直没有离开过襄阳。襄阳的自然风光和山水资源非常好,更重要的是有着悠久的历史和厚重的文化。作为一名襄阳人,我一直非常热爱这个城市,既然热爱她,就要宣传她。再就是文化人的担当。我在宣传战线工作很多年,做过很多事,也思考过很多。工作的时候没有那么多空余时间,退休后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就想为襄阳做点什么。这是一个文化人应该有的担当。

  主持人:现在看来,这个事其实是很久以前就开始酝酿了。但做这本书的直接动因,是省作协主席方方的一句话。

  段明贵:其实,做这本书的“诱因”,是阅读中的感悟。我对这座城市的热爱,是跟阅读紧紧联系在一起的。读诗经,读乐府,读唐诗,读宋词,读元明清文学作品,发现古人对襄阳有很多描写,都很喜欢襄阳。他们喜欢襄阳的山,喜欢襄阳的水,喜欢襄阳的城,还喜欢襄阳的美酒和美女。阅读让我加深了对襄阳的认识、理解和热爱。原来也知道许多文人对襄阳有感情,通过阅读,才知道了这情感背后的动因。很多名人喜欢来襄阳,首先是因为襄阳本身有很多名人。比如李白,他住在安陆,来襄阳比较近,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襄阳有孟浩然,有山简,有羊祜,这些人都有浪漫主义情怀,气质爱好相近跟他很投缘。白居易喜欢襄阳是因为他的父亲曾经在这里当过官,并且逝世在襄阳任上,他跟父亲在襄阳生活过,襄阳有他的故居,有他的旧友,有他少年时的记忆,有这个情结。诗圣杜甫喜欢襄阳,是因为杜氏是襄阳望族,他的祖父杜审言在诗歌上取得的成就,让他骄傲了一辈子,由此襄阳也让他向往了一辈子,临终前还写下“便下襄阳向洛阳”的诗句。曾巩喜欢襄阳,是因为他在襄阳任过职,还在襄阳祭过天,求过雨,有不错的政声……

  主持人:这主要是从人文上喜欢襄阳。

  段明贵:再就是襄阳风景确实好。有山有水,有大堤,有美女,有好酒。过去只知道古时的襄阳是一个物华天宝的富庶之地,通过阅读,才知道这种富庶是有实证的。比如造酒,古代粮食不多,造酒受到严格限制,私自造酒要受到严厉惩罚,但是襄阳酒和宜城酒却非常出名。南来北往的人到襄阳,最喜欢做的事有两件,一件是会大堤美女,另一件就是到宜城或习家池喝酒。

  主持人:尤其是高阳醉酒(习池),成了历史上一种独特的文化现象。

  段明贵:是的。通过阅读,我发现襄阳文化底蕴的丰富,不是襄阳人的想象和自吹自擂,而是有着实实在在的内容。比如南北朝时乐府盛行,乐府有两个中心,南方叫吴歌,中心在南京;北方叫西曲,中心就在襄阳。这其实是跟襄阳经济的发达、交通的便利和战略地位的重要分不开。西曲的许多曲子都是由下派到襄阳的皇子皇孙收集襄阳民歌而创作的。我粗略地梳理了一下,产生于襄阳的西曲至少有十多种。

  主持人:是的,比如《白铜鞮》。梁武帝自己作了三首,后又令当时著名的史学家、文学家沈约作了三首,“以被弦管”,把它作为一种乐曲推向了高潮。后来也成了一种文化符号,或者说是文化现象,为历代诗人吟咏。

  段明贵:就这样,在阅读的过程中,我加深了对襄阳的了解和热爱。我就想把我的阅读体会、发现、感悟,用一种方式与大家分享。有了这个愿望,对于采取什么形式,做了一些尝试。最开始,我把它写成了一篇文章《唐诗咏襄阳》,发表在《汉水》杂志上。后来襄阳在武汉开文化招商会,会上给每人发了一份,感觉这种形式可以。再后来有一年,方方到襄阳来,我就把刊有这篇文章的《汉水》杂志给了她一份。

  主持人:那是哪一年?

  段明贵:应该是2011年左右。第二天早上,方方对我说,她看我那篇文章一直看到夜里3点钟。她说,这不就是襄阳的名片吗?我由此受到启发。我就在想,这么多年,襄阳花了很多钱,举办各种节会,请各种明星,就是要打造城市名片。但襄阳古代就有这么多的名人为襄阳留下了那么多好诗,这些诗都是超级名片。

  我就想着应该写一本书,以古人为名片,以古人咏诵襄阳的诗歌为名片,来介绍襄阳、宣传襄阳。这本书的定位既可以作为市情读物,也可以当成赠送客人的礼品。

  “我把编这本书当成学习的过程”

  主持人:刚刚段明贵先生跟我们分享了他创作《襄阳名片》的动因,现在我们来聊聊他在创作过程中的感悟。我为什么说《襄阳名片》也是创作呢,因为绝不是对历史和诗歌的简单梳理或再加工,这里面分明有诗意创造与独具匠心。可以说,它既是一本历史读本,也是文学作品。

  段明贵:襄阳的“名片”很多,首先是要把这些诗歌名片进行挑选和分类。在编写过程中,我打破了按年代顺序编排的方式,用一种如数家珍的形式,把古人的一句诗歌作为开篇,用这种形式统理出来,把名片分为名景篇、名胜篇、名人篇、名曲篇四个部分。这样划分未必科学,只是为了让本地读者和外地客人接受。

  为了便于读者理解,我在通俗化方面也下了一番功夫。写每个地方的时候,把诗人来襄阳的背景,以及诗人与襄阳的关系尽量理清楚,同时对诗歌中间那些典故尽量弄清楚。古人写诗喜欢用典,往往会造成阅读的障碍。我的文学创作也好,还是做这个东西,都是想着要让人看得懂,愿意看。在这期间,也闹过笑话。比如有个若兰的人写了一首非常女性化的诗,以为是女性,就在书中把“她”写成是襄阳的美女。书快印的时候,在大白菜图书超市淘了一本唐代的书,就躺在床上看,刚好有这首诗,一看若兰居然是个和尚。当时真的是出了身冷汗——万一书印出来,那可太掉底子了。

  主持人:只能说襄阳的历史文化太过丰厚,就算是对专门搞历史文化研究的人来说,所不知道的也太多太多。

  段明贵:总之这么多年,不论什么时候,都惦记这事。围绕书来收集材料,包括向别人请教。现在看来,这种编排大家还是认可的。编的时候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反响。

  主持人:我觉得《襄阳名片》的成功,是因为襄阳有这个需求。年初有件事让我印象很深。襄州区有个朋友,想送客人一本介绍襄阳历史文化比较全面又有收藏价值的书,让我帮忙推荐一部。我当时想了很久,发现居然没有一本适合的书。我又问了身边的拾穗者的几个朋友,他们的回答也是“好像还没有”。我当时就感慨,襄阳作为历史文化名城,而且一直也对旅游非常重视,居然没有一部全面而系统介绍襄阳历史文化和人文遗迹方面的书。以前我给别人推荐过《襄阳府志》,但那不是通俗读物。在学术著作方面,我比较认同一位老师说的话:知识系统化才有力量;语言通俗化才有力量。我觉得《襄阳名片》正好符合这两点。说到这里,我们还想知道的是,编这本书跟您过去的文学创作相比,有什么不同的感悟?

  段明贵:我把编这本书当成学习的过程。越编越觉得自己很渺小,觉得自己懂的太少。这只是一个初级性的东西,虽然我在宣传战线工作的时间很长,但仍感觉自己懂的太少太少,要不断学习。

  “擦亮‘襄阳名片’,需要做的太多太多”

  主持人:的确,如果大家能认真看一遍这本《襄阳名片》,会真正感觉襄阳原来已经有了这么多“超级名片”。对于襄阳来说,《襄阳名片》的整理汇编只是一个开始,更重要的是如何擦亮这些名片。您对此有什么想法或感悟?

  段明贵:从这方面来讲,襄阳该做的地方太多太多,但一直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这些年来,我们往往注重创新什么的,对于这些基础性的工作、奠基性的东西反而不重视,比如,襄阳这么悠久的历史,很多古代的文史资料,一直没有系统整理;名人很多,真正有传记的很少;名人写的名著很多,真正整理出来与普通市民见面的很少。在这方面,拾穗者们做了很多工作,但他们都属于自发自费在做文化。做这些工作,往往要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但经济收获很少,劳动体现不了价值。所以需要政府多重视这个工作。相对于“硬件”,拿很少的钱就可以来做这个事。

  还有一点,就是我在梳理这些“名片”的过程中,感觉我们花了很多的金钱和精力去打造新的景点,对本来需要发掘继承的反而没有重视起来。襄阳名人这么多,除了诸葛亮、米芾外,像孟浩然的故居恢复起来,也花不了多少钱。刘表对襄阳的贡献有多大?现在与刘表有关的景点也没有。

  主持人:刘表可以说是“襄阳城之父”。

  段明贵:恢复一个呼鹰台,也不需要花多少钱。再就是岘首亭,这些都是过去襄阳的标志性建筑。还有闻喜亭等等。过去我们一直说襄阳“有说头、没看头”,其实是我们没有把这些“看头”恢复起来。有计划地恢复名人的故居,花不了多少钱,也不是很难的事。要擦亮“襄阳名片”,不仅是编一本书或几本书,而是要软件硬件一起上。要把这列入议事日程,编到规划里面去。这个工作如果做了,那是会名传千古的。也许是因为襄阳的文化资源太丰富了,我们自己反而不重视。比如庞统,是地地道道的襄阳人,你看四川人在怎么宣传庞统,我们在如何对待庞统?

  主持人:是的。四川德阳有庞统祠和庞统墓,现在是一个景区。更让我惊奇的是,有一年我在汉源一个偏僻的小镇上,发现有个白马祠,里面供奉的也是襄阳人庞统。但是现在我们关于庞统的遗迹已经看不到了。再比如方莉老师说的,很多我们自己“看不上”的人,别的地方的人却“找上门来”了。比如羊祜的后人就多次来寻访羊祜。

  段明贵:还有张柬之是多了不起的人物,我们也没有当回事。过去我们总说襄阳留不住人,其实把这些“名片”打造好,连成线,就是非常好的黄金旅游线,可以说是山水画廊。去四川旅游时,我有很深刻的感悟,那里的旅行社基本能够做到对所有游客“一网打尽”,人一到酒店,就有旅行社前来推荐各种旅游线路,一旦敲定,不管是乘车还是寄存行李,全部可以交给旅行社,非常便利。你看完一个地方去下一个地方,车就会直接来接。我们现在旅行社都还是单打独斗。

  主持人:但是我们现在的问题也很多。

  段明贵:有一个良性循环和恶性循环的问题。所以说,打造襄阳名片不是编一本书,而是要在硬件、体制、策划等各个方面下功夫。再就是我感到我们每个人所做的事都应该是“襄阳名片”。实际上我们认识一个城市,往往是通过认识这里的一个人。

  主持人:比如提到寓言,人们就会想到凡夫,进而想到襄阳。前几年因为您的关系,把全国寓言创作会放在襄阳,而且授予襄阳“寓言大市”的牌子。

  段明贵:每个人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代表襄阳形象,都是襄阳名片。作为襄阳人,要怎样体现出这座城市悠久的历史文化,要给人一种正面的评价。我非常佩服拾穗者,他们在以自己的方式打造襄阳名片。

  再就是各行各业要把自身的事业当成“襄阳名片”来做,最后的效果肯定不一样,因为态度不一样。各行各业都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来打造“襄阳名片”。通过做这个事情,感悟很多,收获很多,想做而且应该做的事情也很多。我愿意和朋友们一起努力。

  结束语:好的,再次感谢段明贵先生和我们分享他的感悟。我认识段明贵先生10多年了,如果说段明贵先生通过做《襄阳名片》加深了对襄阳这座城市的认识与理解,我则通过这次访谈加深了对段明贵先生的认识与理解。他对家乡的赤诚之心,对襄阳历史文化的敬畏,对于“自身渺小”的感喟,且毫不讳言曾经闹过的“笑话”,这些细节,让我更加了解了这位真诚、坦荡、值得我尊敬的老师和长辈。在此,我也想给我所尊敬的老师和长辈做一下“广告”:襄阳人,不可不读《襄阳名片》;襄阳城,必须珍视“襄阳名片”。(襄阳日报)

相关内容